1. <span id="lbykx"></span>
    2. <ruby id="lbykx"></ruby>
      關閉

      正文

      第八十二回 阻佳期奸奴學騙馬 題姻好巧婦鼓簧唇

      綠野仙蹤

      作者:李百川 [全文閱讀]
      更新時間:2019/07/22

      詞曰:

          他也投閑抵隙,若個氣能平。理合血淋墻壁,此大順人情。

          這事莫教消停,須索妙婦私行。知他舌散天花,能調鳳管鸞笙。

          右調《相思令兒》

          且說冷氏到次日,將周璉夫妻角口話與周通說知,周通將周璉極力的數說了幾句,吩咐他在家住五天,在書房住五天,周璉才略有些歡喜。急急的到書房,在先生前打了個照面,將小院門開放,看見那堵墻和那張方桌,便是一聲嗟嘆。入房來,往床上一倒,想算道:“這蕙姑娘不知怎么怨恨我!若今晚負氣不來,真是將人坑死!誰能過去與我表白冤枉?”猛想起:可久那娃子最好多說,此事除非著他有意無意的道達,使蕙娘知道我不來的原故方好。隨即叫入個小小廝,吩咐道:“你去隔壁請齊二相公來。”少刻,那小廝將可久領來。周璉先與他果子吃,又留他吃早飯,問他家中長長短短。漸次問到蕙娘身上,可久道:“我姐姐還睡覺哩。”周璉道:“我昨晚也是一夜沒睡覺。”娃子道:“你為什么不睡?”周璉道:“我昨晚二更鼓被我父親叫去說話,因此沒有睡覺。我也是才從家中來。”

          娃子道:“你昨夜沒在這里么?”周璉道:“正是。”那娃子吃畢飯,周璉與了他兩包花炮,五百錢,那娃子喜歡的怪叫回家放炮去了。

          少時,蕙娘聽得院中炮響,就知是周璉與他兄弟的。急急的扒起將他兄弟叫來問道:“你周哥做什么哩?”娃子道:“我來時他說要睡覺。他又說昨日他爹叫著他去,一夜沒睡。”

          蕙娘聽了,才明白是他父親叫去,并不是周璉變心。把一肚皮怨恨丟在一邊。原來蕙娘五更天到夾道內,直等到天明。隨向娃子囑咐道:“你周哥問我的話,不可向爹媽說。若是說了,我教你周哥一點東西不與你。”娃子去了。

          到這晚,蕙娘洗腳凈牝,等候接續良緣。到四鼓時,在鏡臺前勻了臉,鬢邊戴了一朵大紅燈草茶花,穿了紅鞋,悄悄的走出房來。到夾道內,先向墻上一看,見墻上有人,就知是周璉等候,回身將門兒拴了。周璉打算今晚蕙娘必早來,從三更時分便等候起,今見蕙娘入來,隨將枕頭、褥子丟在炭上,提燈籠過來。到蕙娘面前,將燈籠、枕、被放下,向蕙娘深深一揖,兩條腿連忙跪下,雙手抱住蕙娘。正要表白昨晚不曾來的話,蕙娘笑嘻嘻的扶起道:“我都知道了。”周璉起來,將枕、被從新安放好。蕙娘便坐在上面,不想周璉止穿著大衣和鞋襪,不曾穿著褲子。兩人再無別說,周璉將蕙娘放倒,挺陽物直刺紅門。放出十二分氣力,補昨夜的虧缺,直弄了一個更次,已交上五更,方才完事。把個蕙娘弄的言不得,動不得,到像經了火的糖人兒,提起這邊,倒在那邊。兩人摟抱著,周璉訴說他房下在父母前進了讒言,因此昨晚被叫了去。又言如何角口,才許了書房宿五夜,家中宿五夜。蕙娘道:“可惜一個月,平白里少了十五天,是那里說起!”周璉道:“你莫愁,只要夜夜像這個時候來,做兩次事,也補過那十五天。”蕙娘道:“一夜不見面,不知怎么心上不好過,我昨日已領教過了。”周璉親嘴咂舌,將兩只小金蓮在燈籠下不住的把玩。少刻,那陽物又跳動起來,兩人復行鏖戰,弄到天亮方休。

          光陰易過,已到五日之期。周璉說明回家,約定過五天,至某夜相會,去了。

          周璉有個家人,名喚定兒。為人頗精細,自周璉與齊貢生家來往后,他便事事留心,見周璉和可久、可大拜弟兄,送衣服、首飾、銀錢、柴炭等物,他和眾人背間有無數的議論。又見做了兩張白木頭桌子,放在房內,院外東墻下,安放一張方桌,心上已明白了十分。但不知是和齊家那一個?打算著不是他閨女,就是他兒媳婦。這番該他在書房上宿,他于這晚三鼓,在小院門隙內偷窺。到交四鼓時,見周璉將桌子疊起,又待了幾句話功夫,見點出燈籠,懷內不知抱著是什么,在墻頭上站著。少刻便跳過墻去,直到天大明,方才過來。定兒一連看了五夜,俱是四鼓。他也不肯和同伴人露一字,便存了個“以羊易牛”之心。

          這晚,周璉回家,他不肯跟回去,要替別人值宿,人何樂而不為。到天交四鼓時分,從小院門樓上扒過去,到書房內,將那兩張桌了掇出來,也疊放在方桌上,卻不敢點燈籠,怕同伴人看見。于是上了桌子,在墻上一望,見都是些黑東西,離墻頭不過二尺上下。他心里說道:“這必是數日前送的那幾十擔木炭,做了他的走路。”跳過墻去,一步步走下來,聞的北頭,有些氣味,瞧了瞧,是個毛坑,中間有個門兒。站了一會,不見一點動靜,他想著:必在前院有個密靜房兒,干這勾當。

          悄悄的拿腳緩步,開了夾道門兒,走到那邊院內。見四圍俱無燈火,聽了聽,人聲寂寂。將走到正房東窗下,不防有兩條狗迎面撲來。急往回走時,被一狗將他左腿咬住,死也不放。定兒挨著疼痛,用拳打開。那一條狗又到,幸虧離夾道門不過四五步,飛忙入去,將門兒關閉。那兩條狗在門外沒死沒活的亂叫,他卻急急的扒上炭堆,跨上墻去,登著桌子下來。摸了摸腿上,已去了一塊肉。襪子也拉成兩片,疼痛的了不得。急急的將桌子搬在房內,翻身出來,仍扒上門樓過去,回到自己房內,收拾他腿傷。

          齊貢生家聽得狗咬甚急,將下房內老婆子吆喝起,著他查看。那婆子點了燭,走出來,見一條狗在夾道門口叫,一條狗已入夾道內,也在那里叫。走到夾道內看,一無所有。那兩條狗見老婆子來,都揚著頭,搖著尾,來回在婆子身邊亂跳亂跑,都不喊叫了。貢生在房內問道:“狗咬甚么”你須在各處細細照看。”婆子想睡的狠,應道:“是狗在夾道內咬貓兒,適才一個貓兒從夾道炭上跳過墻去了。”龐氏在房內道:“他們出了恭,總記不得將門兒關祝鬧了一會,老婆子回房睡去了。

          蕙娘在房內心驚膽戰,疑必周璉沒有回家。后聽得老婆子說“狗咬貓兒”,方才放了心。

          再說周璉回到家中,也不去里邊宿歇,在外邊書房中睡了一夜。一早就到書房,開了小院門鎖。到書房內,見兩張桌子放的不是原地方。正在疑惑間,猛見桌腿上有些血跡,白木頭上,非油漆過的可比,分外看的清楚。將書房中的家人小廝叫來細問,都說:“門子鎖著,誰能夠入來?這血跡到只怕是原舊有的。”周璉道:“這都是該打死的話!一個常在我面前的東西,我怎么看不見?且放的地方一前一后,也不是原處。”

          又問道:“你們昨晚是那幾個上宿?”眾人道:“師爺院中是某某,內院是某某。”周璉道:“都與我叫來!”少刻,眾人俱至。周璉看,止是大定兒不在。問眾人道:“怎么定兒不來?”眾人道:“他還未起。”周璉怒道:“與我叫了來!”

          須臾,定兒來至,周璉將他上下一看。見他有些神氣不寧,便指著桌上血跡,問道:“這是那里來的血?”定兒道:“小的不知道。”話雖是這樣說,看他的面色,大是更變。周璉雖是個二十一二歲人,他心上頗有點識見,就知是他弄的鬼。對著眾人不好究問,普行罵了幾句“不小心門戶”的話,隨即著眾人出去,自己到墻下看了一遍,低頭在地下詳驗。只見有三四點新紅淋淋漓漓,到院門前。看門樓上的血跡,到有兩三處。

          用手將門兒關閉,只見中間門縫有一指多寬,內外皆可傍視。

          周璉道:“是了!我的行景必定被小廝們從門縫內看破,昨日回家,便假裝我的招牌。若將蕙娘騙奸了,我真正就氣死。”

          又想:“那晚是與他說的明明白白,他斷不肯四五更鼓到夾道中等我。且這桌上、地等處血跡,必是受了傷回來。適才看定兒氣色較素日大變,這奴才平日是個細心人,這事有一百二十分是他無疑了。常言道:機事不密則害成。又言:先發者制人。

          我須預為之地方可。這便打死他也無益,將來徒結深仇。”說罷,瞪著兩只眼,想了一會,連連搖頭道:“這事比不得別事,大則性命相關,是一刻姑容不得的。”又想了一會,笑道:“我有道理了。”

          到第三天早起,從家中到書房,將眾人叫來,吩咐道:“本府道臺、府臺皆與老爺相好,刻下三月將盡,一轉眼便立夏。

          我想了會,沒個送府、道的東西,惟揚州香料比別處的都好。

          這得一個細心人去,方能買得好材料物件來。你們出去,大家公舉一人,我再定奪。”眾家人商酌一番,想出兩個細心人來:一個叫周之發,一個便是大定兒。周璉道:“周之發,老爺時常用他。可說與大定兒,此刻收拾行李完備,著他來,我有話。”

          眾人去了。午間,大定兒來,周璉道:“買香料話你也知道。”

          說著取過三封銀子來,交與定兒,共一百五十兩。定兒見上面俱寫有大小錠數,包封在內;又著人與他五千錢,做搭船盤費用。又吩咐:“速刻起身,此物急用之至。你若故為遲延,誤我的大事,你父母、妻子,休想在宅中存留一日。我也不限你日期,去罷。”定兒領了銀子,見他吩咐的緊急,立即帶了應用的衣物,起身去了。

          連夜趕到揚州,打開銀包一看,見里面方的、圓的、長的、匾的、銅的、鉛的,都是些秤銀子的舊法馬。只嚇的神魂俱失。

          再拆一封,也是如此,那一封也不用看了。把桌子一拍,道:“好狠心的狗子!殺的我苦。”又一回想道:“這是那一日晚上的事,破露在他心中,如何容得過我!彼時除非當面驗看此銀,他又要想別法治我。這都是我做的不是,怨不得他。等過了二年后,他的事也定了,氣也平了,到那時回鄉,懇求人情,求他收留罷。”從此,定兒就流落在揚州。

          定兒去后,周璉將院門更換,心上日懷狐疑,只愁蕙娘被定兒奸騙了。向齊可久也探問不出,惟有日夜盼到第五天,方好問下落。到了這晚三鼓,便扒到墻頭等候。不想蕙娘也結計著,只到三更將盡,便悄悄到夾道內,兩人相會。蕙娘便嫌怨道:“你日前原說下不來,為何又來了?將炭踏下幾塊,滾在夾道中間,還是我絕早起來,收拾上去。那日只沒教狗咬倒你,就是萬幸。”周璉忙問道:“你如何知是我來?”蕙娘道:“怎么不是你?那日天交四鼓,我家的狗在這門子前不住聲的叫,我媽教老婆子起來點火看視,老婆子說是狗趕貓兒上這夾道墻上去,我才略放心些。”周璉聽了大喜,方才將一塊石頭落地,知道蕙娘不曾著手,又明白那血跡是狗咬的。蕙娘又道:“你日后切不可如此。”周璉也不分辨,將蕙娘放倒,就云雨起來。到天將明時,已干訖兩度,周璉方將定兒前后話告知。

          蕙娘道:“這真是我的萬幸,倘若教他騙了,我拿甚么臉見你?從今后,我入夾道內,你看見時,先丟一塊石頭在炭上,我便知道是你;若不丟石頭,我就跑去了。我若來在你前,我與你院中丟一塊炭,你聽見就快過來,以此做個暗號。你記著。”

          周璉點頭。

          蕙娘又道:“是你我這樣偷來偷去,何日是個了局?依我的主見看來,我媽最是愛你。莫若托個能言快語的人,與我爹媽前道達。就說與你夫人,做個姊妹。倘或我爹依了,豈不更妙?”周璉連連搖頭道:“你的父親,你還不知道?金銀珠玉綢緞珍寶這六宗,他聽見和仇敵一般。這語言還能搖動他么?

          此事若和他一題,他把以前相好都看的是為你,反生起防閑疑忌來。不但先日送的東西交還,這一堆木炭,他也不要了。那時斷了走路,再想像今日之樂,做夢也不能。”蕙娘拂然道:“你的意思,我也明白了。不過為我是小戶人家女兒,配不上大家公子。嫌我玷辱你。好歹和我混上幾日,大家開交就是。

          你既如此存心,就不該破壞了我的身體。”說著,用纖纖細指在周璉頭上一掇,秋波內便滾下淚來。周璉急忙跪在一傍,發誓道:“我周璉若有半點欺心,不日夜思量娶齊蕙娘做妻,把我天誅地滅,出門被老虎……”蕙娘沒等的說完,急急用手把周璉的嘴掩祝說道:“我信你的心了。只是久后該如何?”

          周璉道:“就依你打算,先差個會說話的女人來,試探你母親的口氣。他若依允,大家好商量著做。”蕙娘聽罷,看著周璉笑了笑,將身子向周璉懷中一坐,用手搬住脖項,口對口兒,低低的叫了“周璉親漢子”,叫罷,便將一條細舌尖連根兒都送在周璉口內。又將一只金蓮抬起,著周璉握在手中。周璉又喜又愛,覺得心眼兒上都癢起來,將舌根極力吮咂,恨不得咽在自己肚內。把蕙娘的腳握的死緊,下面的陽物和鐵槍一般硬,將蕙娘放倒,從新拉開褲兒。蕙娘急急說道:“你不看天色么?”周璉道:“我情急的了不得了!”上頭說著,底下已狠命的抽送,只二三十下,周璉便精如泉涌,直瀉在蕙娘腹中。略停了停,將陽物拔出,蕙娘扒起,拽起褲兒,瞅了周璉一眼,道:“怎么這樣個狠弄?你也不怕通觸死我了。”說罷,又笑了笑,問周璉道:“你愛我不愛我?”周璉親了個嘴,道:“我不愛你,還愛誰?”蕙娘道:“你既然愛我,你也忍心不娶我,教我再嫁別人?”說著站起來,向周璉道:“快過去罷。今日比素日遲了。”

          周璉扒過墻去,洗了臉,穿上大衣服,到先生前應了應故事,也不吃早飯,回到家中,將家人周之發老婆蘇氏叫到無人處,把自己要娶齊貢生女兒做次妻,又細說了貢生情性,并龐氏情性,交與蘇氏一百兩銀子,著他“如此如此”。又道:“我這話都是大概,到其間,或明說,或暗露,看風使船,全在你的作用。家中上下并你男人,一字是說不得。”蘇氏是個能言快語、極聰明的婦人,他也有些權詐,周家上下人等都叫他“蘇利嘴”。他聽了主人托他,恨不得藉此獻個殷勤,圖終身看顧,便滿口承應,道:“這事都交在我身上。管保替大爺成就了姻緣。”周璉甚喜,把貢生住處說與他。蘇氏到冷氏前告假,說要去他舅舅家看望,本日即回。然后回到自己房內,與丈夫說明原委。周之發道:“必須與他說成方好。”

          蘇氏換了極好的衣服,拿上銀子,一徑到齊貢生門前,說是“周家太太差來看望的。”貢生家人將他領到龐氏房內。這婦人一見龐氏,就恭恭敬敬,和自己主人一樣相待,也不萬福,扒倒就叩下頭去,慌的龐氏攙扶不迭。起來時,替自己主人都請了安。龐氏讓他坐,他辭了三番五次,方才斜著身子坐下。

          龐氏問了一句話,他站起來回答,滿口里稱呼太太。龐氏是個小戶人家婦女,從未經過這樣奉承,喜歡的和駕上云一般。小女廝送上茶來,吃罷,蘇氏低低的說道:“我家大爺自與太太做了干兒子,時時心上想個孝敬太太的東西,只是得不了個稀罕物件。說著,從懷內掏出兩個布包兒來,放在床上打開,共是四錠紋銀,每一錠二十五兩。笑說道:“我家大爺恐怕齊太爺知道,老人家又有收不收的話說,專專的教小婦人送與太太,零碎買點物事。”龐氏看見四大錠白銀,驚的心上亂跳,滿面笑色,說道:“大嫂,我承你大爺的情,真是天高地厚。日前送了我家許多貴重禮物,今又送這許多銀子來,我斷斷不好收。

          再不了,你還拿回去罷。”蘇氏道:“太太說那里話,一個自己娘兒們,才客套起來了。”又低聲說道:“實不瞞太太,我家大爺也還算本縣頭一家有錢的人,這幾兩銀子,能費到他那里?太太若不收,我大爺不但怪我,還要怪太太不像個娘兒們,豈不冷他的一番孝順心腸?”說著,將銀子從新包起,早看見床頭有個針線筐兒,他就替龐氏放在里面。喜歡的龐氏心內都是奇癢,說道:“你如此鬼混我,我也沒法。過日見你大爺時,我當面謝罷。”

          蘇氏又問道:“太爺在家么?”龐氏道:“在書房中看書。”

          蘇氏又道:“聞得有位姑娘,我既到此,不知肯教我見不見?”龐氏笑道:“小戶人家女兒,只怕你笑話。他身上沒的穿,頭上沒的戴,有什么見不得?”蘇氏道:“太太說那里話。這大人家,全在詩書二字上定歸,不在銀錢多少上定歸。”龐氏向小女廝道:“請姑娘來。”又道:“我真正糊涂,說了半日話,還沒問大嫂的姓。”蘇氏道:“小婦人姓蘇,我男人姓周。”

          蕙娘在房里聽了一會,知道必要見他,早在房中換了衣服鞋腳等候。此刻聽見教他出去,隨即同小女廝掀簾出為。蘇氏即忙站起,問龐氏道:“這位是姑娘么?”龐氏道:“正是。”

          蘇氏緊走了一步,望著蕙娘便叩下頭去。蕙娘緊拉著,那里拉得起?只得也跪下扶他。龐氏也連忙跑來,跪著攙扶。蘇氏見蕙娘跪著扶他,心上大是歡喜,扒起來,將蕙娘上下細看,見頭是絕色的頭,腳是上好的腳,眉目口鼻是天字第一號的眉目口鼻。模樣兒極俊俏,身段兒極風流,心里說道:“這要算個絕色女子了。我活了四十多歲,才見這樣個人。”又將龐氏一看,也心里說道:“怎么他這樣個頭臉,便養出這樣個女兒來?豈非大怪事!”

          看罷,彼此讓坐。蘇氏在地下拉了把椅兒,放在下面,等著龐氏母女坐了,方說道:“這位姑娘,將來穿蟒衣,坐八抬,匹配王公宰相,就到朝廷家,也不愁不做個正宮。但不知那一家有大福的娶了去。敢問太太,姑娘有婆家沒有?”龐氏道:“他今年二十歲了,還沒有個人家,只為高門不來,低門不去,因此就耽擱到如今。”蕙娘見說他婚姻的話,故意兒將頭低下,裝做害羞的樣兒。蘇氏道:“我家大爺,空有數十萬家財,只沒這樣一位姑娘去配合。”龐氏道:“聞得你家大爺娶過這幾年了,但不知娶的是誰家的小姐?”蘇氏道:“究竟娶過和不娶過一樣。”龐氏道:“這是怎該說?”蘇氏道:“我家大奶奶姓何,是本城何指揮家姑娘。太太和姑娘不是外人,我也不怕走了話。我家大奶奶生的容貌丑陋,實實配不過我家大爺的人才。我家大爺從娶過至今,前后入他的房,不過四五次。我家老爺太太急著要抱孫兒,要與我家大爺娶妾,我大爺又不肯,一定還要娶位正夫人。”龐氏道:“這也是你大爺胡打算。他既放著正室,如何又娶正室?就是何指揮家,也斷斷不肯依。”

          蘇氏道:“原是不依的,我大爺只送了他五百兩,他就依了。

          將來再娶過,總是姐妹相呼,伸出手來一般大。只是我大爺福薄命小,若能娶府上這位姑娘,做我們一家的主兒,休說我大爺終身和美,享夫妻之樂,就是小媳婦等,也叨庇不荊”蕙娘見說這話,若再坐著,恐不雅像,即起身到內房去了。龐氏聽了,也不好回答。蘇氏又道:“也不怕太太怪我冒昧,我家大爺即是太太的干兒子,小婦人還有什么說不出的話?總然就說錯了,太太也不過笑上一面。依我看來,門當戶對,兩好一合,我家大爺青春,府上姑娘貌美,到不如將干兒子做個親女婿,將來不但太爺太太有半子之靠,就是太太的兩位少爺,也樂得有這門親。”說罷,先自己嘻嘻哈哈笑個不了。

          龐氏道:“你家大爺,我真是愿意,只怕我家老當家的話難說。”蘇氏見話有說頭,又笑嘻嘻的道:“好太太哩,姑娘是太太三年乳哺、十月懷胎撫養大的,并不是太爺獨自生養大的。理該太太主持八分,太爺主持二分。像太太經年家看里照外,誰饑誰寒,太爺那一日不享的是太太的福?一個婚嫁,太太主持不得,還想主持甚么?我主人家也曾做過兩淮鹽運司,后做到光祿寺卿。目今老主人又是候選郎中,小主人是秀才,也不愁沒紗帽戴。至于家中財產,太太也是知道的,還拿的出幾個錢來。若怕我大爺將來再娶三房五妾,像府上姑娘這般才貌,他便娶一萬個,也比不上一半兒。這是放心又放心的事。

          到只一件,姑娘二十歲了,須太太拿主意,聽不得太爺。太爺是讀書人,他老擇婿,只打聽愛念書的就好。至于貧富老少,他不計論。將來錯尋了配偶,誤了姑娘終身,太太到那時,后悔就遲了。再教姑娘受了饑寒,太太生養一場,管情心上不忍。“龐氏聽了這一篇話,打動了念頭,想算著尋周璉這樣人家,斷斷不能。像周璉那樣少年美貌,更是不能。又想到蕙娘見了周璉,眉眉眼眼,是早已愿意的。隨說道:“大嫂,你的話都是為我女兒的話。等我和當家的商量后,再與你回信。但是方才這些話,是你的意思,還是你主人的意思?”蘇氏道:“老主人、小主人,都是這個意思,只怕太太不依允,丁了臉,就不敢煩人說合了。”龐氏道:“還有一說,假若事體成就,你家大奶奶若以先欺后,不以姐妹相待,小視我家姑娘,該怎么處?”蘇氏笑道:“太太什么世情不明白?女人招夫嫁主,公婆憐恤不憐恤,還在其次,第一要丈夫疼愛。況姑娘與我大爺做親,系明媒正娶,要教通城皆知,不是瞞著隱著做事。那何家大奶奶會把齊家大奶奶怎么?休說姑娘到我家做正室,就是做個偏房,若丈夫處處疼愛,那做正室的只合白氣幾日、白看幾眼罷了。太太是和鏡子一般明亮的人,只用到睡下的合眼一想,我家大爺若愛我家大奶奶,又要娶府上的姑娘做什么?”

          龐氏連連點頭,道:“你說的是。”蘇氏:“小婦人別過罷。”

          龐氏道:“教你大爺屢次費心,今日又空過你。”蘇氏道:“太太轉眼就是一家人。將來受姑娘的恩,就是受太太的恩了。”

          龐氏送出二門,蘇氏再三謙讓,請龐氏回房。龐氏著老婆子同小婦廝送到街門外,蘇氏去了。正是:

          欲向深閨求絕質,先投紅葉探心跡。

          請君試看蘇婆口,何異天花片片飛。 

       

      默認

      默認 特大

     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     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    手機版

      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      目錄
      • 背景

      • 字體

      • 寬度

      夜間

      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      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  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閩ICP備17002340號-1

      書頁目錄
      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  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的av不用播放器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