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"lbykx"></span>
    2. <ruby id="lbykx"></ruby>
      關閉

      正文

      第十四回 剿捻成功淮軍報捷 臨朝受賀穆宗大婚

      更新時間:2016/07/03

       卻說曾國藩奉調剿捻,例須入京請訓。由寧過江,取道運河,至清江浦,那漕河總督吳棠,出城迎迓,淮關監督雷以針,也就趕到。這時糧餉支絀,那秀才錢江,卻在雷以針幕里,替他想個抽厘助餉方法,朝廷不費一文,而餉源常裕。曾國藩久知錢江的大名,當叫以針把錢江招呼過來,瞧瞧這酸秀才,究竟是何人物。彼此一見了面,國藩看那錢江,生得兩道劍眉,一雙豹眼,心中暗想:“怪不道這人骯臟不平,聽說在前洪秀全打破武昌,他便勸姓洪的直搗北京,如果依這酸秀才的計策,那愛新覺羅的江山,還可保全嗎?就這抽厘助餉計策,也是精核不過,如今倒要問問他剿滅捻匪,用何方法。”當下便對錢江說:“你瞧張總愚、賴汶光殺了僧王,捻勢非常猖獗,現在本爵奉旨征剿,還有什么出奇制勝的辦法?”好個錢江,當下并不思索,說:“爵帥如要掃蕩捻匪,非用堅壁清野,把些悍酋聚在一起,未可一鼓就殲;是湘軍百戰之余,精力已疲,如果圖功,還是要用淮軍出伐的。”國藩聽著,連連點首說:“不錯。”忙忙掉轉頭對雷以針,夸獎他用人有識:“才氣在你我之上。”這一句不打緊,哪知倒送了錢江的性命。原來雷以針性情猜忌,聽說錢江才氣在他之上,他如何能容,后來回去,借個事故,編排錢江一個罪名,竟下了辣手,結果這秀才。

        閑文少講。當時國藩采納錢江計策,別了吳棠、雷以針,趕著進京,朝見兩宮。其時同治帝已十三四歲,設座旁邊,瞧著國藩,頗殷殷垂問,國藩便按照錢江的計劃,參酌自家的意思,陳一遍。當下慈禧開言說:“聽卿所奏,須用堅壁清野方法,圈賊一隅,這是再妥當不過。但是捻勢飄忽,山陜一帶,聽說有回民從中助力,豫鄂一帶,還有毛賊余孽,同捻合股,皖北雖然蕩平,而燕魯糜爛不堪,縱橫數千里,安能處處防范,節節為營?”曾國藩又跪在地下奏說:“若論捻匪猖獗,本不減毛賊,不過那毛賊是有地盤,有根據的。現在劃除地盤,斷絕根據,天國便不能存在;這捻匪是沒有一定地盤,一定根據的,打聽他的內容,卻分兩派:一派是任柱、賴汶光,而以白蓮教匪做些黨羽,是為東捻;一派是張總愚、朱洪,卻西連回民,同什么白彥虎、馬化龍勾結一氣,南連毛賊,原來陳玉成、陳得才、韋志俊合伙,現在玉成等伏誅,還有什么藍大順、藍二順,暗中幫助,是為西捻。臣的意思,是用袁甲三、張曜等牽綴西捻,自引鮑超、宋國永、孫開華及陳國瑞、全玉貴等牽綴東捻。好在東西捻均沒有根據,沒有地盤,由臣通飭燕魯豫鄂山峽各州縣,能用堅壁清野方法,村自為團,鎮自為戰,那捻匪進無所據,退無所守,不上兩年,當可蹙聚一隅,剿滅得干干凈凈。但有一層,臣頻年用兵,心血耗盡,所練湘軍,已屬強弩之末,臣愚以為此次剿捻,還得李鴻章或左宗棠做個總營統帥。臣的才力,恐有不濟。”慈禧聽完,連忙搖手說:“這剿捻的事,一以委卿,你可不必推辭。”說罷散朝。曾國藩趕退出來,只好領著將弁湘軍,一起駐扎天津。此時鮑超、宋國永、孫開華及陳國端、全玉貴,各領著兵隊,陸續已到。五個驍將之中,國藩尤信用鮑超,凡有出伐,總派姓鮑的先行。

        一年之中,鮑超打的勝仗,著實不少,只要白地黑字掛著丈二尺的紅綾大大鮑字帥旗一到,什么東西捻,無不望風披靡。然而官兵固是利的,那捻軍倒窘迫萬分,不免又鋌而走險,由張總愚、牛洪會合任柱、賴汶光,在直隸保定地方,急切計議。

        依任柱的意思,要直撲曾營,殺個你死我活,總愚連連搖頭說:“不對,我們是要避實擊虛,現在偌大個京城,卻沒有重兵把守,一個步兵統領榮祿,那不算個酒囊飯袋嗎?”四首領計議已定,真合著孫子兵法兩句:出其不意,攻其無備。記得那年是同治五年十月下旬,天氣又黑,又是陰雨,二更以后,那京城的外面,忽然萬火齊明,一片殺喊之聲,仿佛是山崩地裂,可巧慈安、慈禧坐在深宮講話,同治帝尚在未睡,驀地傳到這片聲浪,驚駭非常,忙傳宮監,招呼侍衛,并召親王大臣趕快入宮。那里羅城、外羅城,已是鴉飛鵲亂,這個當兒,步兵統領榮祿把駐城些兵隊,各持軍械燈籠火把,滿站城垛。外面捻軍,有的施放槍炮,有的趕架云梯。還算榮祿有點預備,還算京城堅固的如銅墻鐵壁,捻軍的槍炮,震天價響,是沒有動搖,捻軍的云梯,是跌跌滾滾,沒有著勁。張、牛、任、賴四個悍將,東沖西突,馬上指揮,無如廝殺了一夜,總沒有得些要領。

        偏偏天津大營,已得著驚耗,那陳國端、全玉貴領了兩支馬隊,已如飛地趕來,大號一響,那大股的捻軍,早受著驚嚇,一哄而散。諸位,這陳國瑞、全玉貴的馬隊,何以如此之快?要曉得曾國藩老于軍務,各路總安排著探馬,天津距北京不過二三百里,所以探馬去得快,馬隊也來得快。城外的捻軍既走,城里也就解嚴。但是兩宮吃了這場虛驚,早同恭親王奕訢密切計議。”奕訢說:“這輦轂之下,何能容匪徒猖獗?姓曾的既欲奉身引退,不如保全他的功名。”兩宮當下首肯,隨召國藩進京,就在左李兩個之中,決調李鴻章前來剿捻,把曾國藩仍調回兩江總督原任。

        不日上諭一下,自然是曾國藩往寧接任,李鴻章帶著淮軍,并一班戰將,如張樹聲、樹珊兄弟,周盛波、盛傳兄弟,潘鼎新、劉銘傳等,此外還有劉松山、吳長慶,都是前在滬蘇剿戰一班得力人員。原有的鮑超、宋國永、孫開華、陳國瑞、全玉貴,不分軍派,也歸李鴻章節制。少荃先生此時得意不過,威武不過,他的計劃,仍用曾國藩的堅壁清野計劃,但是淮軍比較湘軍,似乎勇猛精壯,這是什么緣故?比如二三十歲同四五十歲的人較量精力,自然四五十歲不如二三十歲。

        湘軍練得較早,血戰較多,所謂強弩之末,不足以穿魯縞;若論淮軍,固然練得較遲,而且滬蘇戰事,正殺得興高彩烈,忽然中止,這個當兒,聽說是李鴻章奉旨剿捻,無不養精蓄銳,躍躍臨試。俗說,長江后浪催前浪。湘軍的精力已竭,淮軍的銳氣方張,所以鴻章朝見過兩宮及同治幼帝,得了些言語獎勵,趕著駐營天津,分別遣兵派將,四路駐扎。但這一次是重用淮軍,而淮軍將帥之中,尤重用劉銘傳。這劉銘傳排行第六,一臉的痘瘢,人稱他做劉六麻子,卻由土匪出籍,膽子既潑,心計亦細,前剿太平軍,很能摧鋒陷陣。他久聞鮑超的大名,同姓鮑的很為拉攏。一日聚在一起,彼此酒后,各敘戰務,鮑超大意,揭出他做土匪的底子,總不能算做英雄。六麻兄如何答應,登時惱羞成怒,大大的冰崩起來,不虧旁人解勸,幾于用武,由此意見不合。鴻章知道,自然親劉疏鮑,鮑超見風頭不對,凡事落后。劉銘傳得風便攘,什么捻軍的行蹤,捻軍的內部計劃,他都看偵探得清清楚楚。周盛波、盛傳分駐直隸,張樹聲、樹珊分駐河南,潘鼎新、劉松山、吳長慶分駐山東,劉銘傳便四路策應,湘軍些將帥,卻分撥在運河上下游駐防。在這同治六年五六月間,東捻任柱、賴汶光,領著無數捻眾,夾雜些游兵散勇,由皖豫直犯山東,好個吳長慶,迎頭攔截,劉銘傳又尾追過來,在登萊青三府,很打了些惡仗。那山東巡撫丁寶楨,因捻軍圍聚在他轄境,自家擔著責任,忙具折子,陳述山崠人民涂炭,不宜偏戰一方。李鴻章得了這個肖息,也就具折辯論,說黃河流域,總被捻匪蹂躪,不圍攻不能就緒。朝廷見了丁李兩起奏折,忙傳旨叫他倆不分畛域,務在相機行事。

        從此劉銘傳日夜血戰,把任柱、賴汶光沖作兩截,在著十月下旬,把個任柱直追至安邱濰縣之交,被銘軍部下一員驍將,名叫李慶,砍斃馬下。任柱既死,賴汶光越發勢孤,潘鼎新、劉松山又截捻彌河,一番惡戰,賴汶光墮馬落水,偏偏賴汶光識得水性,趁官兵過去,他又泅出水面,上岸收集余捻,得一二千人。沖出六塘河防,又遇黃翼升、劉秉璋兩支生力軍。做書的趁手交代,這黃劉兩軍,卻是丁寶楨派在魯境堵截的。當下廝殺一陣,賴汶光部下,只剩三五百名,沿著運河竄至揚州,卻被淮軍的統領吳毓蘭所殺。諸位,這賴汶光先入太平軍,后做捻軍,歷時十數年,活動歷七八省,至此才得結果,算是東捻肅清。同治七年正月,西捻張總愚、牛洪,又領著無數捻軍,夾雜些回民太平軍余部,由山陜猛撲京師,這回聲勢,比前回聲勢尤大。所幸張樹聲、樹珊兄弟兩人,分駐直隸。樹聲迎頭痛擊,樹珊卻橫沖中堅,偏偏遇著牛洪,彼此交戰,牛洪騎在馬上,卻被流彈打落下馬;樹珊掩殺過去,不料藍大順、藍二順又搶著上來,一場混戰,到底大順二順猶挾著太平軍余威,官兵不無卻走。好個張總愚,且戰且等待后應,接著大順二順到了,然后奮勇廝殺,一陣惡殺,張樹聲的陣腳,又不免移動。

        諸位,這戰事全憑點銳氣,陣腳一動,哪有不敗之理?二張既敗,張總愚便抖擻精神,掀天揭地的又攻打北京,京城里又是鴉飛鵲亂,兩宮又召恭親王奕訢及軍機大臣文祥、沈桂芬計議。

        其時同治皇帝儼然成人,忙問恭親王說:“朕聽平定西捻,全是劉銘傳戰功居多,這回東捻殺來,李鴻章何以不趕派劉銘傳?還有一層,東捻的里面,勾結些白帽藍帽回回,聽說回匪白彥虎、馬化龍,又在陜甘起事,怕的捻匪未清,回匪又起。

        記得曾國藩原薦李鴻章及左宗棠二人,朕的意思,要以剿捻事體,責成李鴻章,那剿回的事體,就責成左宗棠,這種辦法,行不行?”奕訢忙說:“臣意亦是如此。”當下請訓兩宮,慈安、慈禧就叫軍機趕辦詔旨,一方面召取左宗棠進京,面授剿回機宜,左宗棠何敢怠慢,不日起程來京;一方面傳諭李鴻章,迅派劉銘傳,火急剿捻。原來劉銘傳因東捻戰事,斬殺過當,已積勞成疾,此時正請假休養。鴻章設法,先趕派潘鼎新、劉松山、吳長慶領兵前來,又具個切實折子,替劉銘傳請病假三月。

        這里潘鼎新等同張總愚動手交仗,不免互有勝敗,一時不能得手,朝廷疊疊詔旨,嚴催劉銘傳立即出兵。銘傳沒法,只好統帶自家的銘軍,扶病上馬。偏偏先聲奪人,那打太平軍是鮑超專家,打捻軍又是劉銘傳絕技,只要銘軍大纛旗一到,那捻軍就不能立足。張總愚瞧見銘軍從背后抄來,只得由西路又竄到東路。捻軍走到哪里,官兵是包抄到哪里,這時已是五月,黃河的伏泛盛漲。諸位必有一句話問我,第二回書,不說是承恩公惠征帶著家小,在那清河縣趕渡黃河嗎,何以彼時黃河在南,此時黃河又在北?要曉得咸豐元年,淮黃水漲,豐北決口,從此黃河不由云梯關入海,竟從天津以南入海。李鴻章趁著這黃河伏泛當兒,借滾滾濁流,做捻軍的天然圈禁。無巧不巧,浙江巡扶左宗棠,又因奉旨剿回,見過兩宮,趕來同鴻章面議機宜。鴻章因捻軍同回眾有密切關系,留著宗棠勾當捻事。諸位想起,單論淮軍的勢力,那捻軍已不能支,何況再加著左軍,簡直是逐節為營,把個張總愚逼上死路。然而張總愚桀驁不過,驃悍不過,雖接二連三打些敗仗,不曾屈膝求降。但是張總愚不降,所有部下,早紛紛解體,藍大順、二順早領著些回民,竄出山海關,不知逃往何處。二藍走后,張總愚身邊,只剩一二千人,東竄到西,西竄到東,四面官兵,日漸緊急,甕中捉鱉,真正跑逃不了。這日據著高唐,喘息未定,猛然潘鼎新、劉松山兩支生力軍殺來,總愚忙跳上馬,顧少是人眾,趕向博平清平撲竄運河。這運河東岸,都筑著數百里長墻,任是飛天蜈蚣,也越不過去。正在危急,一通炮響,劉銘傳又當頭攔住,張總愚點一點手下余捻,不過二三十人,不免牙根一咬,說聲天亡我也,遠遠瞧著黃河,把馬鬃一拎,連人帶馬,撲碌通滾跌河心直趕水晶宮,會那金龍四大王去了。岸上銘軍追來,瞧這滔滔汩汩波濤,人騎俱下,萬無生理,這才由劉銘傳飛報大營。李鴻章用個紅旗報捷,聲敘西捻肅清。不日上諭下來,一面嘉獎李鴻章,將平捻在事人員,論功敘爵有差;一面督促左宗棠趕往陜甘,征巢回匪,務期一鼓蕩平。諸位必疑惑在下一支筆,又要接敘征回的戰事,要曉得舞臺演戲,接二連三唱那全武行,任是真刀真槍,耍得熱鬧,鑼鼓喧天,敲得緊湊,然而做戲的吃力,瞧戲的厭煩,而況左宗棠前去剿回,大小數百戰,縱橫兩萬里,不是一年兩載,可以成功。

        這個當兒,外魔的氣焰,可算逐漸消滅,那內魔的威勢,又不免逐漸鴟張。前回書中,不講到慈安潛往西宮,捉住慈禧的破綻嗎?優人金俊生在逃,那個譚鑫培、余三勝,也就稍稍斂跡。安得海同那拉氏計議,原說是要謀害慈安,究竟慈安一片好心,任是恩將仇報,一時也翻不轉面皮。其時朝臣也有些風聞,有一位京察一等御史,名叫卞寶第,在這個當兒,遞了個調和兩宮奏折,折子里面,很把國事阽危,皇上沖幼,非得兩宮顧全大局,軫念時艱,不足以對內對外,為長治久安之計。

        慈安、慈禧見了,很為感動,但是慈安的心里,實系顧全大局,慈禧的心里,不過顧忌人言。安得海要算是貼骨疔瘡,安靜了一兩個年頭,他又慫恿建筑圓明園,恢復舊觀。這時女畫師繆毒筠,已招致入宮,慈禧叫她按照從前的構造,曲曲折折地畫個詳圖。繆太太本來是畫中高手,而況那圓明園,又是她身歷其境,哪有不裝點入細。圖畫脫稿,當由慈禧招呼恭親王過來,遞給瞧了。好個恭親王,知道慈禧又要大興土木,蓋造園林,當下便除去帽子,跪地碰頭說:“現在毛賊雖平,捻匪未靖,外邊是滿目瘡痍,單論現用兵餉,已是支絀萬分,這種絕大工程,還待民力少抒,國帑稍裕,再行籌辦;而況皇上的年齡日長,那大婚及歸政的典禮,也很要有點預備。”慈禧聽到這里,很大大的不以為然,然而又沒有話來駁詰他,只好暗暗說聲:“非依安得海的計劃,先行黜退此傖不可。”當下退入后宮,又同心腹安得海,秘密計劃。安得海再陰險不過,忙說:“如今要黜退此傖,必先要聯合主子。咱瞧主子漸漸年齡加長,知識已開,那選妃冊后的典禮,是不能耽擱的,一方面加點疼愛,一方面做些手眼,伯叔雖親,總不如個生母,一步緊似一步去做,哪怕不入咱們的圈套。”慈禧連連點首,從此便拿出手段,不時招呼同治帝過來,問寒問暖,極意殷勤。那太監安得海同崔長禮、劉承恩,亦復想出方法,漸漸勾引主子,向那聲色嗜好一條路上進行。諸位想想,一個青年小子,知識開,如何有什么定力?同治帝雖是生性英明,然而童心未化,除得早晚聽戲之外,嘴里哼些西皮二簧。其時早有一班小內監,同他逢場作戲,什么撐船呀,盤杠呀,無不色色俱全。尤喜愛的玩意,叫做一種摜交。這摜交就是從演戲里面學來的,起初用一條板凳,叫小內監橫躺在上面,用手按捺著腹部,務要隨起隨落,圓轉自如,體格越靈便,身材越機靈越好,到得純熟的地步,并長凳不用,空心筋斗子,翻個不脫。可憐那班小內監,因練習這種摜交,不知死去多少。恭親王有位貝勒,名叫載瀓,也是摜交好手,同治帝叫他進宮,異常合式,彼此做了兩套繡花黑衣,穿起來,不分君臣,整日價在宮晨亂竄,始而注意摜交,繼而君臣兄弟又出外微行,什么花街柳巷,宜南窯姐,無不游逛殆遍,遇著茶坊酒肆,賣糖的擔子,隨意小吃,并不給鈔。

        一日有賣漿黃二,見兩位穿黑衣的前來,以為是個大大主顧,不料吃了又吃,不名一錢。兩位躍開步子要走,卻被黃二攔住索鈔,載瀓性急,伸手給黃二一記腦兜子。轉是同治帝過意不去,一時立定了腳,叫黃二趕取筆硯過來。黃二向街鋪上借了筆硯,裁張紙條兒,遞給同治帝,同治帝隨手寫了“著付庫銀六百兩,內務府知道”十二個大字。黃二收了,次日跑到內務府領銀,內務府恐有影射,一面圈著黃二,一面將原條呈遞進宮。慈禧知道皇上親筆,吩咐銀子照給,黃二得銀,自不必說。

        但是這件事傳達到恭親王耳邊,恭親王趕著進宮,卻好同治帝穿了一件繡花黑衣,同些小內監接手摜交,瞧著恭親王前來,忙說:“皇伯找誰?”恭親王臉色一沉說:“是來見主子。”

        同治帝將前袖一拂,趕進御書房,奕訢隨著過來,照例行了君大禮,然后切切實實,規諫一番,大概陳述祖訓,勉勵圣學,言人所不能言,說人的不敢說。同治帝起初只是唯唯,后來恭親王指定所穿繡花黑衣,說是戲服,佻達不莊,同治帝不由得惱羞成怒,跺著腳說:“你莫管我,你且回去管管你的兒子!”

        恭親王碰了這回釘子,趕即出宮回邸,到得內書房,把兒子載瀓叫來。載瀓不知底細,還穿著一件繡花黑袍。奕訢這一怒非同小可,立呼左右,找出繩索,將載瀓捆了,載瀓只是狂叫,不由分說,拿出皮鞭子,上下亂抽,抽得皮開肉綻,奕訢還不歇手。早是王妃跑了出來,哭哭啼啼講情,然后用了一條鐵索鏈子,把載瀓關鎖在一間空屋,從此不出門。次早入宮見著同治帝,便將處治兒子載瀓情形一一奏明。同治帝不待說完,只是連連冷笑,說:“好好!”忙把袖子一拂,不睬恭王,可憐恭王只好掃興而回。恭王去了,同治帝盛怒之下,親筆寫道朱諭,交軍機趕拿奕訢問罪。軍機大臣文祥、沈桂芬得了這道旨意,嚇得手腳疲軟,忙奔赴兩宮,碰頭不迭地請收回成命。慈禧深恨恭親王,然而照兒皇這種辦法,未免惹起物議,卻不贊成;慈安雖說仁懦,因這事關系重大,忙傳同治帝入宮。同治帝見了慈安淚容慘淡,很為局促不安。慈安說:“那奕訢不是你的胞叔嗎?不是先皇的顧命大臣嗎?咱們愛新覺羅的江山不虧著奕訢,哪里還有今日嗎?奕訢何負于國家?何負于朝廷?你今日要鎖拿問罪,試問他有何罪?要你拿出這惡毒手段?好了,你今日眼眶大了,凡事自作其主,不給為娘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慈安說著,放聲大哭。同治帝也覺得自家孟浪,忙雙膝向下一跪,說:“是兒錯了,好在事體還未發表,那就收回成命是了。”慈安瞧著同治帝認錯,忙一手揩淚,一手把兒子拉起,又婉婉款款,切切實實,勸說一番。同治帝也明白恭親王是個好人,不過惱羞成怒,今既由慈安說開,也便云消雨散。

        在這同治六七年當兒,東西捻軍次第削平,中原算是粗定。

        慈安便同慈禧計議說:“兒皇已漸長成,咱們是要卸去擔子,給他挑了。”慈禧笑說:“妹子亦是此意,所以近來內外臣工奏折,都付他批答,但是他還殷勤請訓。定在明年辦理大婚親政,姐姐意見,以為何如?”慈安忙說:“使得。”光陰易過,轉瞬春初。選妃冊后的手續,雖屬官樣文章,但一代母儀,亦須鄭重。依慈禧的意思,是要冊立侍郎鳳秀之女為后;慈安瞧那鳳秀的女兒雖然生得美麗,卻生性輕佻,很不謂然,意中卻瞧準侍讀學士崇綺之女。這崇綺姓阿魯特氏是個狀元出身,他生的這個女兒,固然性格端莊,而且姿容秀美。拿定主張,任是慈禧爭執,總不能移動。同治帝卻尊重嫡母,忽略生母,對于慈禧講話,十句難聽一句,對于慈安,卻是句句依從。當下計議,就決定冊立阿魯特氏,為正宮皇后,鳳秀之女為慧妃,另有懿妃,亦是慈禧意中選中的。在這同治八年三月,就由欽天監選了吉日良辰。那皇家大婚儀注,說不盡榮華富貴,講不了光怪陸離,打開詩經第一篇,接著吉慶話頭,就算那儐相祝詞罷了。

        閑文少敘。那安得海仗著慈禧寵愛,他的氣焰,一日膨脹一日。原定的計劃,是要先去恭親王,后除慈安,無如事體重大,慈安恭親王又聯合一氣,同治帝又喜怒不常,一時沒有個把鼻;心心念念慫恿慈禧建筑圓明園,意在大放花燈,另辟個歡喜行樂之所,無如所謀掣肘。記得是七八月秋涼天氣,得海靜極思動,想借個調查織造為名,出京去運動運動,打擾打擾,能夠得兩三千萬兩銀子,就可恢復那圓明園舊觀。主張一定,得了慈禧同意,便領著一二十名宮監,備辦三只大船,高掛日月龍旗,船上大吹大擂,由北運河一路南下。到了山東德州地方。德州的知州,名叫趙新,迎接來遲,安得海使出他的氣焰,見了面,說聲:“好大知州!本總管奉著太后懿旨,趕往江浙督織龍袍,你瞧不起本總管,便是瞧不起太后!”趙新方待辯白,安得海搶上前去,就大大地給他兩記耳光子,還說:“你帶個信給山東巡撫丁寶楨,叫他趕送六百萬兩銀子過來,以備蓋造圓明園,倘說半個不字,小心點前程是了。”趙新嘴里噢噢地答應,腳下如同踏油去了。未知后事如何,且閱下文。

      默認

      默認 特大

     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     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    手機版

      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      目錄
      • 背景

      • 字體

      • 寬度

      夜間

      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      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  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閩ICP備17002340號-1

      書頁目錄
      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  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的av不用播放器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