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"lbykx"></span>
    2. <ruby id="lbykx"></ruby>
      關閉

      正文

      第十二回 曾國藩三路進兵 洪秀全一朝服毒

      更新時間:2016/07/03

       那拉氏聽了安得海一番計議,很中竅要,但遲早也須得個時機。現在內魔的勢力,是一天膨脹一天,外魔的勢力,是一天衰敗一天。在下這一支筆,已把內魔的狀況,寫得淋漓盡致,至于外魔如何敗露,也有個來山去水。江北的捻軍,是由太平軍鼓吹,所以發展較遲,勢力衰敗較后,做書的且擱過一邊,如今先要講江南的太平軍。那太平軍自從咸豐六年,洪楊內訌,韋石私鏖,石達開獨走江西湖南,結合他的黨羽,馳騁縱橫,一時未能平靖;韋昌輝是在咸豐七年,被天國拿住正法;那李秀成、李世賢忽東忽西,在江浙一帶,同什么輔王楊輔清、堵王黃文金、納王郜云官等,聯絡聲勢。其時郜云官扎營蘇州,黃文金扎營湖州,楊輔清扎營杭州,英王陳玉成,忽而皖北,忽而皖南,無非是牽綴官兵的;賴汶光純粹同捻軍合局;洪秀全死守南京,右丞相何震川,又把左丞相林鳳祥招呼回來。依天王意思,因為他天津一仗,殺得大敗虧輸,還要按著天條治罪,何震川從中說方說圓,好容易官還原職。但有一層,天王此時雄才大略,已被酒色陶融殆盡。洪宣嬌既從東楊那里跑回,這日宣嬌對著他哥子秀全說:“妹子瞧那些異姓人,終不比骨肉連枝,結拜些弟兄,還不是給左靴子你穿嗎?我起躒詩、恤王仁政,還有安王仁發、福王仁達,雖非嫡親骨血,要算是共祖的弟兄。而四人之中,尤以蹌晟儆脅牛繾雍尾渙硌劭創刻旃猩躋贍汛笫攏尾煌蘋蘋俊斃閎λ擔弧安淮聿淮懟!貝穩站桶訝詩招呼進來,議論些軍國大事。仁擔骸跋衷謨⒎ǘ礱潰淹迮蘇叫疲值艿囊饉際且么嘶幔詠筧耍鑫頤塹謀壑!斃閎徽庖瘓涮嶁眩λ擔骸拔業雇耍業慕討鰨敲攔潦β薨投兀頤淺綬畹腦且戰獺2還筧說慕坦媯頤切芯恫淮蠓獎悖運簧踉蕹晌遙乙膊蝗セ錆纖H緗癯隼錘鱸藝馓旃芄蝗ィ拿娉瑁ダ唇ソ儼煥Q筧耍頤鞘鞘盜Σ恢АD訓美系苡姓庵種髡牛尾惶嫖中量嘁惶耍俊?

        仁Π研馗慌乃擔骸霸諼搖!鋇畢鹵ё歐苡攏鵒頌焱酰妹髀薅吞廝冢錘系焦愣チ恕<鵲焦愣惺〕墻燙茫殉苫醫薨投匾鴉亓嗣攔詩非常焦急。原來仁煌煩しⅲ崞鷥鲼僮櫻ㄇ野繾齙朗俊R蝗掙飩譴笈攏饉戮褪侵W驊∏盎匕莼殊愕乃凇F涫比詩踅過客廳,卻遇見一位秀士,這秀士姓王名畹,生得高眉朗目,腹有甲兵,彼此對面各各詫異,姓王的機警不過,瞟了仁謊郟ρ韻幔詩也就隨著走開,那王畹便向仁擔骸跋衷謐芏交譜諍海皇且睹◎閬掄餉孛芐兇伲碌穆韃夭蛔 !?

        仁徽餼浠耙渙啵幻庋雜鎦帷M躅敵λ擔骸白閬氯緗禱案娓姨一箍商婺閔璺ā!比詩瞞不住,遂將來意告知,姓王的點一點首說:“此處不是談心之所。”遂邀約到一個秘密所在,仁奔蔽始疲躅鄧擔骸拔矣懈鮒梁門笥眩泄ㄐ恚衷諫蝦#芙崾都父鲅筧耍凳裁錘甑恰⒒灼胛模醞忻芮懈星欏G叭沼行諾嚼矗形業僥搶錙讎齷觶訓米閬掠姓庵旨蘋頤嗆尾徽倚展ǖ淖齦魷咚鰨俊比詩一疊連說了幾聲好……于是伙同王畹,搭著海輪竟折回上海,一到上海,住在英大馬路租界,便由王畹去訪龔孝栱。這時孝栱已至英國兵輪,充當書記。這外國書記官仿佛是中國官場文案老夫子,席面也還不小。王畹見著孝栱說明來意,孝栱在主帥額爾金面前,請假半日,便同王畹來會洪仁1舜思媯詩便央孝栱同洋人接洽,孝栱說:“我們英法俄美聯軍,是辦的國際交涉,天國的事體,是不能攔入。現駐上海練兵的,有三位洋將,一是戈登,一是華爾,一是白齊文。我們明揭題旨的談話,你那天國的辦法,太不文明!什么殺人放火,奸淫婦女,簡直是強盜行為!日前戈登、華爾提著天國些舉動,很不贊成,極口的反對,聽說他兩個練的常勝軍,已被李鴻章招致過去。獨有白齊文惟利是趨,足下要勾結他,尚不難就緒,他的軍火很足,手眼很大,我前去替你介紹介紹,只是那酬報上是不可過輕的。”仁擔骸爸灰焱醯昧私劍推椒忠話耄轡次豢傘!斃硇λ擔骸白閬掄餼浠埃止氛遄昧恕!?

        王畹在旁插言說:“這事須老哥作主,斟酌個不卑不亢,不即不離。”孝栱說:“那個自然。”隔了兩日,孝栱去會白齊文,一番接洽,白齊文遂應允接濟軍火人馬,當由洪仁⒃記┳鄭楸ㄌ旃K韻譚峋擰⑹僥輳宄木質疲芪O眨耗翹旖蟣本┮環矯媯捎⒎ǘ礱懶值靡凰浚煌罡詠鬩環矯媯蛺驕昧稅灼胛陌抵邐魍唬幣斐!K溆性步鞅奕绱舜Τ淺兀爍矗舜Τ淺兀直還テ疲熱綺梅熗閡患破ぐ潰蛑筆遣壞檬展ぁF切悴磐躅擔諤旃稚狹艘壞勞蜓允椋上Ш樾閎於嶂牽荒芤雷判脹醯募蘋燉懟D愕浪募蘋綰危克瀉樾閎槐廝朗嗇暇肫戳η骯ド蝦#艿蒙蝦W齦齦藎胙筧嘶旌弦黃喙喊煨┨妝鄭崢梢越囟銑そ梢災北憑└āV釵幌耄饣贗躅檔募蘋惹盎厙募蘋任骱ΑG盎睪樾閎昧宋洳漲謀閎疤焱踔比”本嘶匭閎朗嗇暇脹醯撓秩疤焱踅ド蝦#轎幌壬際侵泄男悴牛加心遣豢梢皇賴難酃猓漲熬蟮氖滯蟆K蛋斯晌淖鄭輝煬統齠賢紡裕每嫘憬埽喑鱸詼潦櫓腫印J裁唇兇齦錈蠹遙咳縝躅擔閌歉錈蠹遙ㄐ碇荒芩闋靄敫鋈稅樟恕?

        當時洪秀全一誤再誤,瞧了王畹這書,輾轉抄去,交給薛覲堂一看,姓薛的吃驚不小,忙著趕會李鴻章。李鴻章瞧了一瞧說:“這不第的秀才,竟會有如此驚天動地的計劃!幸虧毛賊不用其言,幸虧我們這里發覺早。”一面對覲堂說:“這事我兄弟就此預備,但請老哥須嚴捕那王畹,以絕后患。”覲堂喏喏答應,回轅嚴飭所屬,認真緝捕王畹。哪知王畹因計策不行,早逃往廣東,后來改名叫做天南遁叟,做個文字革命的淮軍,此是后話。當下一面由李鴻章召集軍隊,帶來的淮軍,就叫張樹聲、樹珊兄弟,周盛波、盛佳兄弟,潘鼎新、劉銘傳等,分道前取福山狼山;沿江各要隘,自家大營,就用戈登、華爾的常勝軍,做個沖鋒隊。其時白齊文來來去去,要講他幫助天國,他又不時的駐兵上海;要講他幫助李鴻章,他又暗暗地同洪秀全通了線索,這叫做睡屋脊的兩面滾,俗稱滑頭碼子。當時李鴻章也有些知覺,所以重用戈登、華爾,對于白齊文,不但不信用他,而且暗中防備他。此外出色人員,還有一位程學啟。

        這程學啟原是皖北桐城的黠賊,同那捻軍中的李兆受、馬超江,本屬一氣,后投英王陳玉成。那陳玉成見他人才出眾,機變過人,很為抬舉他,重用他。哪知蛟龍非池中之物,在曾九克復安慶的當兒,姓程的便棄暗投明,歸入湘軍標下,很為出奇制勝,同太平軍血戰幾次。李鴻章此次到滬,一定要咨調過來,曾國荃立意不肯,轉是他老兄國藩,硬行主張,勸他兄弟老九說:“你既有個鮑超,這程學啟就借給她李的,一者同替國家辦事,不必彼此發生意見,二者鮑超、程學啟比如兩只猛虎,各占山頭,豈不各張威勢嗎?”曾九不能與爭,所以程學啟才趕過上海,到得李營。李鴻章同學啟談些戰陣攻取的方略,再敏活不過,再機警不過,所以此次大舉,鴻章便用學啟為沖鋒隊的先隊;那戈登華爾的常勝軍,就接續進發。在鴻章的意思,以為洋兵雖是厲害,終屬客體,淮軍須占著主位,派程學啟做個先行,一者是尊崇國體,二者要讓程學啟出些風頭,不跌落淮軍的架子。果然這程學啟騎了一匹紅馬,握了一枝鐵槊要算得人中呂布,馬中赤兔。由上海出發,一路隊伍進攻蘇州,什么寶帶橋、五龍橋、蠶口、黃埭、滸關、王瓜涇、十里亭、虎丘、觀音廟,都被程學啟帶領那班常勝軍,接二連三的打破,把一座蘇州城,已困得水泄不通,城里駐扎的是納王郜云官,還有比王伍貴文、康王汪安均、寧王周文佳、天將范起發、張大洲、汪環武、汪有為。那范張二汪四位是從林鳳祥部下撥來,算做待罪立功的。可憐八位王,死守孤城,正是一籌莫展,偏生天王洪秀全,竟領著大隊人馬,前來接應。奇哉怪哉,前書不說是姓洪的死守南京,再不出發嗎?要曉得王畹前次上的一封書,很有影響,加以仁諗運擻粒鄧罩菀皇В暇┍夭豢墑兀肫渥源校蝗緱跋杖ゾ鲆凰勒劍院樾閎行菡鶇ā⒘址鏘槭爻牽閾鄱抖兜亓熳糯蠖憂襖矗萌詩做個謀主,并暗暗勾結白齊文,叫他四路策應。諸位,我原說白齊文是靠不住的,此時他拿定滑頭主意,伺釁而動,不助官兵,亦不助太平軍。李鴻章已得些防備,留一隊重兵駐扎上海,他先生便趕赴前敵。部下淮軍,真是個個生龍,人人活虎,再有程學啟做個先行,戈登、華爾率領常勝軍,施放外國火器,任是天兵天將,也不能抵敵,而況洪秀全身在戰地,心懸南京,現在惡運將終,不是起初氣焰。大凡兩軍交鋒,全憑一個氣字,氣銳則以少擊眾,無不披靡;氣餒則雖擁百萬之師,亦不能取勝。但是既臨戰線,不免要彼此交綏,程學啟是大膽包身,領著常勝軍殺到敵營,那洪秀全的前鋒陣腳已動,戈登、華爾忙把號笛一吹,一陣彈雨槍林,早直沖過去。可憐那班太平軍,跑不及的,早被槍彈子打得東倒西歪,帶誑些說,已是尸橫遍野,血流成渠。記得這次大戰,是在同治二年十一月的當兒。

        洪秀全見事不濟,急得心血上攻,幾乎跌落下馬,仁洗蜃拋錒ィ宦妨锘嗇暇庖煥詞腔⒐檣疃矗榔冢輝諢跋隆?

        單講城里的郜云官,瞧見自家的救兵戰敗,更無余望,看看一座蘇州城,如鐵桶包圍,只好著兩個心腹,投程學啟前營請降。諸位,姓郜的何以不投降別人,竟直奔程學啟?他的意思,以為程學啟原是英王陳玉成部下,在前原是一伙人物,以為由姓程的受降,可以保全身命。不知道這時的程學啟已非從前,不能引為同調,當下將計就計,稟明主帥李鴻章,準許以城來降,都賞給提督總兵之職。八位王得了這個消息,早經剃去長毛,編了發辮,約日來謁大帥。這個當兒,程學啟便秘密的向李鴻章,說了幾句:“如此……,這般……。”李鴻章只是搖頭咂嘴,程學啟忙臉色一沉說:“大帥如不依我,我便不干。”鴻章說:“你既定要如此,我且由你。”隔了兩日,那邊八位王得了鴻章的功牌獎札,一個個衣冠翎頂,輕車簡從過來。大營里是大吹大擂,李鴻章高坐虎皮交椅,據著公案。郜云官、伍貴文、汪安均、周文佳、范起發、張大洲、汪環武、汪有為依著軍營禮節,上前叩頭,八位王才匍匐在地,早由程學啟走出大帳,把一枝令箭一招,登時兩廂早跑過二三百名刀斧手來。八位王知事不好,方待反抗,無如手無寸鐵,那些刀斧手早如狼似虎,把一干王用繩索捆了,程學啟又把令箭一招,霎時推出轅門,一通炮響,八個人頭落地。

        大兵趁勢進了蘇州,所有駐城太平軍,一律剃發編制,出榜安民。捷報到曾國藩總營,自然用個紅旗報捷。

        這里李鴻章得了蘇州,那里左宗棠又規取杭州。前文不說是堵王黃文金扎營湖州,輔王楊輔清扎營杭州嗎?左宗棠一支兵馬,原由皖南殺入浙省,部下名將,用的劉典、王開來、王文瑞,從婺源進攻開化,又克復華阜、遂安。輔王楊輔清飛書向天國告急,天王洪秀全就督促李世賢趕來救應。兩軍對壘,正殺得難解難分,忽然左營后面一通炮響,飄出一面白地黑字的旗,掛著一丈二尺長短紅的綾。李世賢遠瞧見,心底疑惑說:“莫非是那個鮑超來了嗎?”再定睛一看,果然現出無大不大的一個鮑字,世賢說聲不好,這個當兒太平軍的陣腳已動,說時遲,那時快,那左營兩員大將王開來、王文瑞,已指揮著左右翼,排山倒海價殺奔過來。世賢見勢頭不對,又怕自家的性命,斷送在鮑超手里,只好不顧眾人,扔了馬鬃,下足當勁,奪路逃跑。可憐七八萬太平軍,沒個主將,一時丟槍棄甲,被殺了一半,投降了一半。諸位想,鮑超現在九帥跟前,如何會趕到這里?只因他聲名遠震,一向不曾打過敗仗,左宗棠便出神弄鬼的,在這廝殺吃緊的當兒,叫劉曲領了一支兵,飛出這一桿旗子。虛虛實實,實實虛虛,諸位不瞧過演戲的空城計嗎?

        當日諸葛亮,假著趙云的旗號,嚇退司馬懿;今日左宗棠,又假著鮑超的旗號,嚇退李世賢。兵不厭詐,無怪姓左的以老亮自命了。閑話少絮。這左宗棠用計殺退太平軍,就分道克復金嚴衢三府,杭嘉湖各州縣,也就聞風響應;左宗棠又飛檄蘇州,由李鴻章派遣程學啟,兩路夾攻。這回程學啟志氣驕滿,俗說,大江大海過來,反在洋溝遭風。在這進攻湖州當兒,不料被炮彈打中胸口,臨陣身亡。有談因果的,便說他前次殘忍殺降,那八位王的陰魂,前來纏繞。有無這回事,卻不可知,但是姓程的生而為英,死而為靈,尸身收殮入棺再抬不動。有兩位部將,一叫孔成仁,一叫孟取義,對著大眾涕泣誓師,說我們不攻克湖州,誓不歸隊,大旗一舉,翻江倒海地直攻前敵。恰好左軍的先行王開來、王文瑞,已包抄過來,兩路夾攻,炮彈如雨,那個黃文金臨陣指揮,也就為流彈打中,這叫做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。湖州既下、嘉興亦降,楊輔清勢成孤立,打聽天王在南京被困重圍,不日將破,左思右想,與其分兵駐扎杭州,不如前往策應南京,以圖再振。正在躇躇不定,恰恰天國天王,已飛檄前來,調兵入援。不消說得,楊輔清拔隊到寧,左宗棠乘勢就克復杭州,也就出榜安民。捷報到曾國藩總管,自然又用個紅旗報捷。

        這時在下一支筆是要專敘曾國荃圍攻南京了。這南京是天國個根基,天王的巢穴。洪秀全從咸豐三年,得了這一座名城大都,比如窮人暴富,得來的金銀山積,羅綺無數。他又貪戀些孌童嬌女,把偌大野心,都收束在聲色嗜好。有一位匠頭,名叫賓福壽,替天王起造房屋,什么長楊五柞、玉樹臨春,都比不上天王府的奇巧華麗。從洪楊內訌,韋石私鏖以后,秀全用著妹子宣嬌的計劃,引用國宗四王:仁⑷收⑷史ⅰ⑷蝕鎩U饉母鋈耍顧閎詩有點聰明,替秀全出去,結識了王畹,聯合了白齊文。在咸豐九、十兩年的當兒、巧巧英法俄美攻破天津,全國人心震動,這時忠王李秀成又替姓洪的名處號召,聲勢復張。然而,殘燈復明,膏油已盡,夕陽返照,光景無多。

        那邊李鴻章、左宗棠已拼命恢復江浙,這邊曾國荃又打敗陳玉成,攻克安慶,一路殺到南京。什么大勝關、秣陵關、三義河、江心洲、蒲包洲,所有駐扎的太平軍壘,無不次第攻拔,最后占據聚寶門外一座雨花臺。這雨花臺地勢很高,架起大炮,直轟南京。可憐洪秀全在蘇州戰敗以后,早是亡魂喪膽,經不起整日整夜的炮彈轟個不息。這時內無糧草,外無救兵,除得國宗四人,還有保王洪容海、循王魏超成、根王藍仁德、隨王楊柳谷、翰王項大英、烈王方成宗。論他們些出籍,無非胸無點墨,目不識丁。天國的人才如此,天國的勢力,又不能出這南京城一座,當時有位滑稽大家,撰出一副聯句:一統江山百零八里半,滿朝文武三十六行全。

        這樣看來,天國的大勢,已經破敗決裂,不可收拾,天王的死期已近,只要九帥一鼓作氣,那南京不難指日蕩平了。哪曉得火炮轟天的當兒,忽然拼殺過來一支太平軍,聲勢非常浩大,火器非常厲害,為頭軍將,不是別人,乃是侍王李世賢。

        這世賢知道南京城危在旦夕,特伙結楊輔清,帶領著大股太平軍前來,又同白齊文購辦些軍火。此次是拼命大斗,背水一戰,一干太平軍無不以一當百,呼聲震天,看看殺近雨花臺,早是一通炮響,一桿白地黑字大旗,上系一丈二尺紅綾,現出無大不大一個鮑字。好個李世賢,前回是望風逃走,此回是奮不顧身,前回鮑超是不曾到場,此回鮑超是真臨戰地,說時遲,那時快,李世賢正坐在馬上指揮,鮑超已磕著一騎劣馬,四蹄踏翻過來。彼此對面,鮑超一聲大喝,仿佛莽張飛在灞陵橋的威勢,李世賢睜著眼睛,硬著頭皮,揮動兩口鋼刀,正待迎敵,鮑超早據著鐵槊飛也似的打去,哼……,如果鮑超這一鐵槊打著,怕不是腦漿迸裂嗎?李世賢也算眼尖手快,身子一閃,抓著馬鬃,不敢戀戰,早突圍逃走;好個鮑超,哪里肯得歇手,將手一招,一陣大兵使著抬槍火炮,早沖殺過去。鮑超掄動鐵槊,任是槍林彈雨,總沒一些沾身,看看趕近李世賢,恰好楊輔清挺身出馬,才算救得世賢性命。但是世賢跑了,太平軍的行營,也就沖動,鮑超催著坐騎,掩殺過去。后面九帥瞧著前軍猛進,又加派宋國永、孫開華,帶了兩起兵馬,分左右翼包抄過去。這一場煙霧交加的混戰,早把一大伙太平軍沖得七零八落。李世賢同楊輔清并入一路,逃走在三十里外,扎了個行營。這時南京城里都督一切的卻是李秀成,當下秀成巡閱各城,瞧見兩方廝殺,忙派保王洪容海、根王藍仁德、隨王楊柳谷,帶領大隊出城救應,卻被鮑超、宋國永、孫開華,一人一個,活捉過來。這里雨花臺吹號歸隊,鮑宋孫三員大將押著洪容海、藍仁德、楊柳谷三人進營。九帥升帳,問了一問姓名口供,三人只是碰頭,情愿投誠。九帥笑說:“你們在天國算是堂堂王爵,歸降我朝不過貸你們一死,是不劃算的。”藍仁德、楊柳谷未及開口,早是洪容海磕頭搗蒜的說:“只要大帥饒我們的性命,任是赴湯蹈火,亦所不辭!”九帥笑說:“只恐怕你們野性難馴,也罷,左右替他們把毛發剃了,諒這敗軍之將,不足言勇。”隔了幾日,九帥忽招呼洪容海至一間秘密室,問問天國內容,洪容海便將南京城里一種糧絕援斷的情形,并天王憂煩成病,怕性命只在早晚等,詳告之:“我們要先去他的羽翼。”九帥忙說:“那里還有什么羽翼?”容海說:“不過循王魏超成呀,翰王項大英呀,烈王方成宗呀,這是同我們一氣,可以招呼過來的;其余的賴國舅,林何二丞相,國宗四王,算是天王的死黨,李秀成誓與天國共同存亡,那是沒有法想的。”

        九帥說:“既如此,你可設法致函項大英、魏超成、方成宗,叫他里應外合,我們得他的回信,就動手攻城。”洪容海說:“我致函不難,但是南京依山為城,非常堅固,必須轟開一段城墻,外面殺去,里面方有個內應。”九帥說:“這倒不勞費心。”原來九帥蓄意攻城,已暗暗招呼軍士,從雨花臺前面,鑿穿地道,一面開炮轟城,以分敵勢,一面早有了計劃,不過瞞著容海。這時催著容海函通消息,容海就在降兵里面,揀個機警目兵,叫他持函混入城內,不消兩日,居然回信已到。諸位,要曉得南京糧草斷絕,每日不男不女的,派些人出城割草割稻,有的趁機逃走,有的挨晚入城,所以容海差去的目兵,可以混進混出。但這目兵得了復信出來,由容海面呈九帥,九帥拆信一看,上書:“四月廿七日,天王已服毒身亡,現由忠王李秀成輔立洪福,內部慌亂,須乘機早來,不可有誤。”九帥讀過,方疑有詐;容海急得發誓賭咒,九帥知道情真,吩咐加添工程兵,日夜趕鑿遂道。記得這年是同治三年六月十五,九帥便派人在隧道里面,安好火藥導線一點,登時出山崩地裂,把聚寶門附近城墻,轟倒二三十丈。說時遲,那時快,有個提督李臣典,早舞動雙刀,帶領一班將弁,生龍活虎地穿過城墻,接著大兵潮涌般過去,未知城破后情形如何,且容續探。

      默認

      默認 特大

     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     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    手機版

      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      目錄
      • 背景

      • 字體

      • 寬度

      夜間

      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      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  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閩ICP備17002340號-1

      書頁目錄
      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  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的av不用播放器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