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"lbykx"></span>
    2. <ruby id="lbykx"></ruby>
      關閉

      正文

      第九回 棄京都皇上走熱河 燒御園洋兵據海淀

      更新時間:2016/07/03

       卻說英法美俄四國聯軍,要分別個客體主體。這次廣州交涉,由英人發難,統帥額爾金是英廷派來的,自然英軍做個主體;法與英聯盟,帶兵艦的主將,叫做噶禮,論起事實,要算客體中之主體。美國俄國又何以附屬一起?因為美國教師羅泉巴特,是傳教給洪秀全的,暗中不無助力;俄國在東亞要伸張點威勢,侵占點便宜的,所以就混合在一起。內部的分別,美俄兩軍卻居于客體。現在聯軍奪取天津炮臺,聲勢好不利害,一疊連的警報,到了軍機,端華、肅順忙在咸豐帝跟前窺探個意旨。皇上聽說殺到面前,如何不心驚膽怯?前番那林鳳祥戰事,皇上得個那拉氏個解決,才算心定神定,此次同端、肅談了幾句,隨即踱到綠天深處,又去找那拉氏。那拉氏慌忙接駕,皇帝用手扶起,連稱:“愛卿平身,朕此來要同你商議些軍情,計劃些大事。你知道洋人已殺到天津嗎?你知道天津個炮臺,已被洋人占據嗎?”那拉氏聽了,嘴里連稱幾聲:“啊呀!這事體是鬧大了,這洋兵不比那毛賊。毛賊鬧了八九年,雖說是東沖西突,卻沒有點秩序,放個曾國藩,已足牽制一切。但個洋人船堅炮猛,二十年前那京口之戰,據聞勢如破竹,無人抵擋,今日又打到天津。這天津炮臺,是很為重要,我不懂僧格林沁,何以就疏于防范,竟被他得手?照此看來,我們的神機營,是很靠不住的,同那洋人議和,春秋恥為城下之盟,等他圍攻北京,那就遲了。”皇上連稱不錯,不少停留,就派個內監崔長禮,趕傳恭親王在圓明園便見。奕訢到得園內,就招呼到綠天深處。此是甚么意思?因為奕訢和皇上是同胞弟兄,手兄天倫,不必回避。皇上見著奕訢,也叫那拉氏出來一起與議。

        那拉氏將適才的說話,復述一遍。恭親王說:“這起交涉,始終誤在葉名琛,他如有點才俱,有點手段,也不致開了戰釁,也不致活活的被洋人捉去。現在除放寬一步,也沒有別的辦法,好在他們是英法美俄聯軍,內幕是英法一氣,美俄一氣。我個意思,要運動美俄,疏通英法,就在內地再給他們一兩處通商碼頭,亦無不可。”皇上說:“這次交涉,你可負完全責任。

        派去議和的,你意中還有人嗎?”恭親王說:“就派端華、肅順如何?”皇上連連搖手說:“不對。”恭親王說:“然則派尚書桂良、侍郎花沙納去,好是不好?”皇上說:“如此甚好。”

        計議已定,這里皇上就歇宿綠天深處,巫山云雨,不無格外綢繆;那里恭親王出去,便招呼桂良、花沙納面授機宜。論這兩人平日個口才,也算數一數二,但是周旋壇坫,接近敦槃,沒有點奇才,沒有點卓識,卻還未易勝任。而況今昔時局,中外情形,又日新月異,各個不同,甚么英文呀,法文呀,俄文德文呀,一班旗大爺,何曾夢見。這次出來交涉,是與葉名琛相反,那姓葉的是一味顢頇,一味龐然自大;桂良同花沙納是一味油滑,一味的隨方就方,隨圓就圓,賠款要若干,就是若干,其余內地傳教,各埠通商,由英法提出條件,俄美兩國就做好做歹的,強著執行,桂良、花紗納糊糊涂涂的畫諾,咸豐帝、恭親王也就將將就就的允行。其時英法美俄四國聯軍,交出炮臺,退出大沽,一路仍回上海。偏偏聯軍駐在上海,那兩廣總督黃宗漢,又聽信地方紳士閑言,在廣東練起鄉團,專防洋人從粵河登岸,四門張貼告示,很有些防范洋兵,斥逐洋教的千方百計頭。天下事無獨有偶,天津的督兵大臣僧格林沁,也在天津地方,張貼些煌煌告示,也是防范洋兵,驅逐洋教,又悻悻忿忿上了個奏折,嚴參直隸總督譚廷襄,說他疏于防備,戰爭不力。諸位想想,那神機營是僧王統帶,天津個炮臺又是僧王專管,前次殺敗林鳳祥,不曾聽見他歸功直隸總督,這次天津炮臺失守,反歸罪譚廷襄戰爭不力,講的話全是一人理,一家言,這不叫做顢頇,還有誰叫做顢頇嗎!然而內部的端華、肅順也同恭親王鬧些意見,小人個心計,無非是妒賢忌能,做點現成事,講些現成話。他倆見僧王抱怨此次交涉失敗,便也在皇上跟前咂嘴咂舌說恭親王不該派桂良、花沙納議和,即使洋人要挾,也不該一一曲從。現在亡羊補牢尚未為晚,難得僧格林沁忠心報國,就叫他振刷精神,獨擋一面,所以聯軍議定的條約,盡可翻悔。咸豐帝當下眉頭一皺說:“這事恐怕不行。”

        端華、肅順說:“只要皇上明降諭旨,責備桂良、花沙納,說他辦理不善,比如全盤輸棋,就可一著翻轉。”咸豐帝經不起兩個活鬼播弄,忙說:“依你。”于是一面嚴斥議和大臣桂良、花沙納,一面獎借科爾沁王僧格林沁,叫他嚴修戰略,以防聯軍回攻。這個風聲一出,上海的聯軍已得些實在。其時住在上海的洋人,有同中國有感情的,有同中國沒感情的,甚么華爾呀,戈登呀,白齊文呀,居然同官軍還聯絡一氣,后來李鴻章的常勝軍,還借重華爾、戈登教練,惟白齊文反復無常。

        白齊文在上海認識個龔孝栱是翰林院編修龔自珍個兒子。龔自珍算個文章革命的大家,落拓不羈,后來流落揚州。兒子孝栱也是一位孝廉,窮得沒局,躲在上海,偏偏同白文齊廝熟。白齊文就替他介紹,來見巴夏禮。這巴夏禮原是聯軍個參謀,對于中國情形,很為留意,與孝栱接談,頗覺相見恨晚。孝栱隨著父親曾住北京,甚么中朝權貴,王公要人,歷代的掌故,閭闈的秘史,無不習見習聞,有問必答。巴夏禮拿他做羅盤上個磁針,火器中個導線。這次北京翻悔和議,龔孝栱就料定是端華、肅順的主謀,就料定僧格林沁不能保守天津,隨手畫個天津地圖,給巴夏禮瞧了。巴夏禮忙把桌子一拍說:“這次攻破天津,我們就進取京城。據說靠近有座圓明園,其中藏著金銀寶貝、美女嬌娃不少,我們要的金銀寶貝,那些美女嬌娃就可任你先生挑取受用。”講這龔孝栱原是個登徒好色之流,衣缽傳家,聽見巴夏禮允許這個,心里早發些奇癢,當時慫恿聯軍,趕行北上,這上海不是久居之所。巴夏禮連連點首,當踅過兵輪辦事室,同主帥額爾金密切計議。額爾金個兄弟卜魯士,在旁插言,愿打頭敵。只得擇日開駛兵艦,英法美俄四國聯軍,又至白河。記得是九年五月二十四日,卜魯士自報奮勇,領著頭號兵艦,直攻大沽炮臺。在他以為輕車熟路,要占個頭功。

        哪知這一次僧格林沁,奮不顧身,炮臺上又新添了十八座紅衣大將軍。這大將軍是個大炮別名,非常利害,火藥裝得十足,瞧準卜魯士個兵艦,就燃放起來。無巧不巧,英艦的航線,接觸著炮線,一炮過去,已打著船上個煙囪,這煙囪一壞,機器不靈,卜魯士趕著回輪,接二連三的炮彈,打個不息,可惜英國個頭號兵艦,竟會打沉了,卜魯士受了炮傷,落水丟命。第二號兵艦,接著上前,船幫子也被打了兩個窟窿,損失的洋兵不少。主帥額爾金見勢頭不對,趕緊退出白河,偃旗息鼓。這次僧格林沁得了這個勝利,早已紅旗報捷。不消說得,端華、肅順兩個人臉上飛金,在咸豐帝面前大吹法螺,說:“此次不虧僧格林沁,哪能奮起天威?不虧咱們倆個主張,哪能湔雪國恥。要像奕訢同桂良、花沙納那班沒用的東西,豈不把大清江山,活活的葬送嗎!”不上幾日,四國的聯軍早已收拾善后,開輪他駛。僧王報告海疆肅清。皇上是非常得意,頒詔天下,敘述端華、肅順兩人,謀國何等公忠,僧格林沁,辦事何等出力,并限曾國藩、勝保趁此時機,趕緊掃蕩太平軍、捻軍,以副朕望。

        恰恰這年是咸豐帝三十萬壽,端華、肅順又慫恿皇上特開恩榜。阿哥載淳,已是六歲,就在朝臣中特選侍郎李鴻藻到東宮教讀。原來淳阿哥雖系貴妃那拉氏親生,卻由皇后鈕鈷祿氏撫養,終年在坤寧宮依傍嫡母,不輕易到那拉氏這邊。無巧不巧,本年春間來見生母,瞧著安得海同那拉氏困在一座炕床,不摸手摸腳的。阿哥雖只六歲,很發出脾味,不肯坐在房里,鬧得要走。宮監抱回坤寧宮,他便告訴鈕鈷祿氏,一定要他嫡母懲治安得海。鈕鈷祿氏只得敷衍他幾句,然而從此便存放在心,不時打發心腹內監,前去秘密偵探。淳阿哥從此也絕跡不到綠天深處,每日書房讀書回宮,必將師傅所授的課程,絮絮叨叨在皇后面前復講一遍,鈕鈷祿氏自是異常歡常,愛如己出。光陰易過,又是一年,咸豐帝已登極十載,比較他那些列祖列宗,簡直是不得一天安穩,軍機處如要件件關白,事事稟承,怕的雖才具如李世民,手段如朱元璋,也還有些應接不暇。偏生這位皇帝伯伯,他在軍書倥傯之中,國事阽危之日,還能夠憂中取樂,春花秋月,不廢風流,峽雨巫云,何嘗虛夕。

        照這樣看起,甚么陳后主、隋煬帝,不是他個榜樣嗎?何以外間的風浪掀天,他還穩坐釣臺,不輕輕巧巧殺退,后起個英法美俄聯軍,又是前敗后勝,由得端華、肅順及僧格林沁大夸海口,說甚么小丑跳梁,邊夷邊禍何足介意。天下事要安不忘危,比如燕雀處堂,已兆焚如,那熊熊火光,已轟轟烈烈地照來。

        君臣們還在這里酣歌宴飲,不知死活。在這年六月個當兒,那英國主帥額爾金、法國大將噶禮,又帶領十來只鐵甲戰船,裝足軍火,仍用巴夏禮做了參謀,龔孝栱亦隨著同來。這次仍是四國聯軍,但來勢洶洶,比前增加十倍。照例遞過哀的美敦書,僧王接了,連夜趕到北京,先見著端華、肅順,把原戰書親手交去,兩人接著,瞧也不瞧,早哈哈大笑說:“這班洋鬼子,要算得殺不退的苗蠻。”忙用手在僧王個肩上一拍說:“你去,你還把前番的本領通拿出來,這次給他個下馬威,要殺他片甲不回。”僧王也就大著膽子說:“在我……我此會兒卻不能耽擱,仍要回營布置。”端華、肅順齊說:“是呀,你的話咱們包管在主子面前,替你講個透切,還要大大的保舉著你。”僧王忙說:“費心”,一彎腰便告別去了。閑話剪斷,僧格林沁到得大營,把所在駐京軍隊,一齊調扎在天津。這是甚么緣故?

        他以備多力分,不如聚在一堆,厚集兵力。當時有兩位小人才,一個叫做陳鴻翊,是京察御史,一個叫做郭嵩燾,是翰林編修。

        兩個人瞧出僧王調度乖方,深犯兵家之忌,忙具了奏議,切切實實的指陳弊端。咸豐帝見這起折子,忙交端華、肅順閱看。

        兩人齊說:“此系書生一孔之見,那僧格林沁久在戎行,臨的戰陣不少,前次殺退洋鬼子,打死卜魯士,用兵的神出鬼沒,豈是他們所能領會的,這種搖動軍心的議論,不必睬他。諸位想想,前回書中講那兩江總督陸建瀛,不把防軍分駐梁山、采石,只死守個金陵城,以此取敗,這次僧王又撤去別處防兵,專守天津炮臺,豈不是撤自己個藩籬,蹈人家的覆轍嗎?果然當日交戰,早由參謀巴夏禮將龔孝栱所繪的簡圖取出,額爾金、噶禮瞧了,用了避實擊虛方法:一方面派了兩只兵輪,遠悠悠的在沽河開駛,那炮臺上開炮打來,總沒有一彈打著;一方面派了一萬個洋兵,抄出天津后路,由北塘登岸,人似潮流,槍如雨點,避著者生,當著者死,后路又沒有防備,早從內港新河,一路血槽,殺到大沽的炮臺后面。僧王這時手慌腳亂,陣旗一動,前面的兵輪知道著手,也就奮力猛攻,不消幾個鐘頭,可惜一座銅墻鐵壁的炮臺,又被聯軍奪了。此回聯軍的聲勢,不比從前,得著炮臺,水陸合兵,就乘勝進攻張家灣。北京城里得了這個消息,好生驚慌,一面飛詔各路勤王,一面早預備溜走的計策。

        話分兩頭,書敘一處。單講江北大營個統帥勝保,得著津沽失陷警報,奉到勤王詔書,不分星夜,趕緊帶營北上。僧格林沁同著大學士瑞麟,就駐扎通州。這瑞麟補的白俊遺缺,白俊因科場舞弊丟了腦袋,由端華、肅順請補瑞麟,又是一位旗大爺。俗話說爛木頭滾在一堆,經不住四國聯軍火器的利害,那勝保早接二連三打些敗仗,僧格林沁,瑞麟立腳不住,把通州一個要隘,又讓給聯軍。此時端華、肅順,嚇得屁滾尿流,躲著不敢面見皇上。好個皇上寬宏大量,傳諭端華、肅順不必驚慌,事已如此,趕快進宮,商量別計。兩個渾蛋跑來,見著皇帝,只是碰著響頭。這個當兒,恭親王奕訢,醇親王奕譞、怡親王載垣,還有文武百官,都齊集在上書房,有的議論保守北京,還飛詔各路勤王,有的議論暫避熱河,還請恭親王做議和大臣。咸豐帝說:“朕個主張已定,戰既不得,守又不能,再四思維,朕借個木蘭秋狩題目,權至熱河。端華、肅順可隨鑾扈從;所有軍機辦事,就派穆蔭、匡源、杜翰;恭親王奕訢著在京留守,一切全權,一切機務,就由他執行;僧格林沁、瑞麟可駐兵海淀,保護圓明園。能于和議速成,朕便當早早回京。分撥已定,當時在內諸臣,也沒有別的爭論。皇上趕入坤寧宮見著皇后鈕鈷祿氏,即將目前辦法,復述一遍。皇后也沒有話說,忙招呼個總管太監李春榮過來,叫他多派人眾,連夜擄掇。這里坤寧宮是有秩序的,什么宮妃貴嬪,列入名冊,一個逃跑不了。為最圓明園那邊,是一盤散沙,除得那拉氏同繆素筠住在綠天深處是盡人知道的,那些小腳漢裝,不甚嬌艷的,被那拉氏蹂躪不堪,有死的,有活的,有跟人逃跑的,皇上固不甚介意,做書的也不必交代。但資格最老的是四春,講那牡丹春好著旗裝,趁這亂烘當兒,她竟硬著膽子,騎匹馬,溜走去了;那海棠春因暗地里思想情人柳深,懨懨成病,早在三個月前玉殞香消;杏花春原是個婢女,專好儲蓄私財,這銀錢不是件好東西,能叫人生能叫人死,杏花春舍不得許多白花花的物事,今日不能出去,到后來火燒園子,人財兩空,倒是很可憐的;陀羅春原在祥云庵為尼,此次也不曾逃出,后來聯軍進園做了個投河自盡。還有個宣南小腳蘭,原是母女五人住在一起,她們消息最靈,手眼最敏,得著皇上避往熱河消息,隨手散給人些金銀,早有人保險出園,后來姊妹四人,聽說俱嫁與顯宦為妾,那張太太也就有了倚靠。蓋南城個冰花,她更有條內路,她的丈夫黃阿桂,原在鑾儀衛供職,今日得著鑾輿北狩信息,黃阿桂早做些手腳,帶了兩個心腹,假傳圣旨,混進園來,找到他發妻所在,公然背拉著就走,這時園子里來往人多,也沒人盤結。在下交代明白,不然,編小說的丟頭落尾,那是要被人指駁呢。

        閑話少敘,單講那拉氏知道皇上北巡,總管太監李春榮,已派人前來擄掇一切。依那拉氏個意思,要約著繆素筠同走,素筠不肯,說等皇上回鑾,再入宮供奉,那拉氏也就依她。當時帶著崔長禮、劉承恩兩個太監,一同出園,正在動腳的當兒,不知他個內侄榮祿從何處摸來。這榮祿今年已二十五歲,妻子娶了,卻生得態度風流,人才出眾。那拉氏忙笑逐顏開說:“你來得正好,家中甚么事體,我總不清楚,我聽說我的爹已去世了,我個妹子蓉兒已嫁給醇親王了,我的媽還好,我的哥子桂祥,在家干些什么?你個哥子榮福,又在家干些什么”你個母親還好?”榮祿回說:“叔祖個喪事,蓉姑母喜事,倒還做得體面;叔祖母同家母都好。為最大叔同哥子,在家沒有事做,便做侄兒的,癡長到二十五歲,晃出晃進,還不算是裝飯的口袋嗎?咱們一家,眼巴巴只望著姑母。現在姑母已生下阿哥,將來登了大寶,怕不是一人有福,九族沾恩嗎?做侄兒的此會來見姑母,想在這鑾輿扈從里面,討個差使,趁此混個出路。”那拉氏聽了,忙手在胸前一拍說:“在我。”當下那拉氏趕進宮內,回明皇上,就派榮祿做個散秩大臣。此回皇上北狩,記得是咸豐十年八月初八,從行的是皇后呀、妃嬪呀、阿哥呀、醇親王奕譞呀、端華、肅順呀、軍機大臣穆蔭、匡源、杜翰呀、阿哥的師傅李鴻藻呀、新派的散秩大臣榮祿呀。到得熱河,不免有行宮見月夜雨聞鈴的感觸,我且不提。

        單講恭親王奕訢,留守京城,綜理朝政,依著咸豐帝個計劃,就把僧格林沁和瑞麟的兩支人馬調駐海淀,保護著圓明園。

        其時聯軍的大營,駐扎通州,恭親王急于議和,就派怡親王載垣做了議和大臣,用御史陳鴻翊,翰林郭嵩燾,做了參贊。趕到通州,先由陳、郭兩人去會主帥額爾金。那額爾金對著陳、郭兩位,到還客氣,說是:“我們聯軍此次舉動,系由貴國翻悔和議,只要把兩廣個總督黃宗漢撤任,駐京個僧格林沁從嚴懲辦,履行前議條約,添設幾處通商碼頭,多賠償我們幾百萬萬兵費,什么都通融得來。”當下巴夏禮也就在旁插言說:“貴國個朝政,是出爾反爾,那端華、肅順,要糊涂到什么地方,我們外國的利害,他還領略不夠嗎?前年打破廣東,上年打破天津,毫不費吹灰之力。我們是信用中國,注意和議,偏偏貴國要聽甚么端華、肅順、僧格林沁,同我們為難,雖說是僥幸打了個把勝仗,比如下棋,我們不過讓你一著,此次我們是有進無退。我們主帥所提出的條件,是再放寬不過,如果貴國還有推敲,哼!……,那就不怪我們打破京城,斷送清朝這燦爛神州了!”陳、郭兩位笑了一笑說:“這到不必負氣,貴國有貴國的辦法,敝國也有敝國的商量,朝廷就是件件依允,那百姓的意思,還有些做不到的。”說罷,就起身告別。兩人見著怡親王,就將額爾金的提議,巴夏禮強硬舌頭,備細說了一遍。

        諸位想,這怡親王同端華、肅順、僧格林沁本是一氣,聽了額爾金的提議條件,固然覺得需索過多,何況巴夏禮反對端、肅、僧王,尤為觸其所忌,當下眉頭一皺,計上心來,差個心腹,寫了個密函,約僧王趕緊領隊前來,一面招呼陳鴻翊、郭嵩燾,仍至敵營,說諸事總可磋商,但請巴夏禮過去,有要言面晤。

        依著額爾金個意思不令前來,怕生別的岔枝,轉是巴夏禮抱著奮勇說:“兩國議和,此往彼來,總是有的,我去!總不會輸給與他。”說著,趕騎了一匹馬,帶領一二十個洋兵,同著陳郭二位來會怡親王。怡親王在一座行臺,設了筵席,酒過三巡,肴至五味,怡親王忽然退席更衣,就有個軍官把紅旗一招,一聲胡哨,蜂擁上許多軍隊,明晃晃執著刀槍,帶些繩索。巴夏禮瞧這路徑不對,挺著身子,拿出手槍,噼噼啪啪放個不了。

        要曉得槍彈是有數的,槍彈一完,早有人圍攏上來,七手八腳把巴夏禮捆起,帶來的洋兵,一個不曾放走。這回鴻門設宴,活捉沛公,在怡親王以為出奇制勝,其實這些陰謀詭計,不值外人一笑。好個陳鴻翊,郭嵩燾,對著怡親王、僧王忙說:“這巴夏禮雖然被我們用計捉來,外人必不甘心,此地也不可久住,我們要趕著進京,一面防聯軍殺入,一面仍國外國議和,或者把巴夏禮做個交換條件,千萬不可野蠻。”怡親王及僧王笑了一笑,趕緊退入京城。不談大眾進京,單講額爾金見巴夏禮久久不回,知道有變,急切派個偵探,不消一刻,把情節打聽得清清楚楚。額爾金這一怒非同小可,忙把個書記官龔孝栱找來,嘴里嚷說:“這些胡虜,一點謀和誠意沒有,你先生看是如何進行?”孝栱說:“不消說得,是要大動干戈。”額爾金說:“既如此,我們定明白進兵。”這一次浩浩蕩蕩殺奔北京,路上沒有一些阻擋。依額爾金個主張,要圍攻京城,打個地坍土平,轉是龔孝栱系鈴解鈴,忙進言說“我有一句動問,清朝政府,是不誠意謀和,倒是貴國謀和,還出于誠意呀,是不誠意呀?”額爾金被這一句詰問,因說:“我們四國聯軍,也不像那毛賊捻匪蹂躪你們中國地土,擄劫你們中國人民,只要依著我們提議的條年,還有個不誠意謀和嗎?”孝栱說:“既是誠意謀和,且不必圍攻京城,那清朝皇帝室精華全在海淀個圓明園,那僧格林沁、瑞麟的重兵駐扎海演,趁這個當兒,包抄海淀,不放僧林格沁、瑞麟跑走,能夠占據著圓明園,內面金寶財帛,收羅不盡,有底有面,豈不是一舉兩得嗎?”額爾金連連點首說:“依你。”一聲招呼,四國聯軍就趕赴海淀。

        僧格林沁和瑞麟勉勉強強督率將士,打了一仗,哪里是聯軍個對手,一陣槍林彈雨,海淀是失了,兩位主帥是跑了。聯軍趁勢搶了圓明園,大搜三日,所有金銀財寶,值錢些古董物件,無不捆載而去。園里不曾躲避的僧道女尼、漢裝小腳到這個當兒簡直是遭了兵亂,尋死個尋死,覓活個覓活。洋兵擄掇得高興,早轟轟烈烈噼噼啪啪放起一道火來,一時火德星君,帶領些火龍火馬,火鴉火鴿,風仗火勢,火趁風威,把幾多金碧樓臺,林亭竹石,一起一起的風卷殘云而去。未知后事,且閱下文。

      默認

      默認 特大

     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     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    手機版

      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      目錄
      • 背景

      • 字體

      • 寬度

      夜間

      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      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  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閩ICP備17002340號-1

      書頁目錄
      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  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的av不用播放器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