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"lbykx"></span>
    2. <ruby id="lbykx"></ruby>
      關閉

      正文

      第四回 卷妖氛太平軍略地 中副選那拉氏入宮

      更新時間:2016/07/03

       卻說林李二公才到廣東,就鬧出了這個亂子,兇信到了北京,咸豐帝非常震悼,除賞銀治喪外,忙召見軍機大臣文瑞、倭仁。這倭中堂是個理學名臣,平日研究些程朱陸王之學,同曾滌生很談得來,當下便力保國藩不獨文學精通,而且武事嫻習,這平定金田的方略,還該同他計議。咸豐帝略略點首,次日即在養心殿召對。原來本年舉行恩科,大考翰詹。國藩已得了江西主考,此時召見,還疑惑朝廷注意科場,有什么別的分咐。哪知一見著面,便提起林李去世:“現在金田的匪焰,已蔓延各處,聽講還有什么招賢館,去投賊匪的,很是不少。國家養兵千日,用在一時。難道這些督撫,這些提鎮,沒有一個人是太平軍的對手嗎?朕今日問你,那漢人中的向榮、周天爵,旗人中的烏蘭泰,才具如何?”國藩跪在地下碰頭說:“知臣莫若君,但皇上慎重其事,須得個威望較重,爵位較高的,去統制一切。”咸豐帝連連點頭說:“這話卻也不錯。朕的意思,要派大學士賽尚阿去走一趟。”諸位,這賽尚阿有何驚人出色的才具?不過他是個滿人。其時滿漢界限分劃得清清楚楚,諸位熟于清朝掌故的,該知道康乾嘉道時代用兵,那絕大的兵權,沒有個給漢人執掌的。祁雋藻同倭仁強極力保薦曾國藩,咸豐帝個意思,亦不無活動,究竟相信漢人不如相信滿人,今日派賽尚阿去節制三師,就是這個意思。

        話休煩瑣。這里賽中堂奉旨出京,那里向榮、周天爵、烏蘭泰,早接到上諭,各帶各的營頭,分向兩廣的邊界駐扎。天王洪秀全打聽林李二公已死,正在抖擻精神,預備大舉。這個當兒,忽然各處的探子,紛紛報告,說是向提督、烏都統、周軍門,已帶著大兵壓境,還有賽中堂,由北京已經出發。秀全很為著慌。早是西王蕭朝貴、南王馮云山不住哇呀呀的喊說:“我們不去尋他,他們膽敢前來找我!”兩個人“撲通通”把胸脯齊拍,說聲:“我去!”神機軍師洪大全擺著八卦袍,搖頭鵝毛扇,也就哈哈大笑說:“既是二位高興愿打頭陣,這一條路,原是我慣常走動的,我也預備爭個頭功。”秀全說:“有了軍師出兵,這便百無一失,我的心就放寬了,膽子放大了。”

        當下蕭朝貴便帶了項大英、胡有祿做個副手;馮云山便帶了廖發壽、劉得功做個副手;洪大全相信黃子漋、林鳳祥,一時點兵調將,大張旗鼓。原來廣西向北的門戶,要算永安州。

        距州十里,有座莫家村,這村險惡非凡。當下洪大全、蕭朝貴、馮云山就駐扎在這里,烏蘭泰、向榮的兵也就到了。依著莫家村有三座山頭,一叫龍虎山,一叫秀才山,一叫石燕山。烏都統同向提督會商,就在秀才山樹了大纛旗,山下安設地雷火炮,向營在左,烏營在右,相約賊兵進攻,兩下便包抄過來,殺他個片甲不回。計議已定,偏生那神機軍師,在姓蕭的、姓馮的面前夸下海口說:“我今番必打倒纛旗,活捉那向榮、烏幸泰!”

        姓蕭的、姓馮的忙問有何把握,大全揮著鵝毛扇子說:“你們不瞧過《三國演義》嗎?那馬謖在山上扎營,遂有街亭之敗。

        現在姓向的姓烏的,也在這秀才山頂上扎營,豈非不知死活嗎?來,我們便領著天神天將沖去。”蕭朝貴、馮云山方在游移,哪知大全早換了武裝,跨上一匹青駿馬,鞭子一揚,那黃子漋、林鳳祥胡哨一聲,就催動大股子人馬,風起潮涌般跟著去了。姓蕭的姓馮的恐防有失,亦各個掄動兵器,騎著高頭大馬趕來。諸位,這洪大全平時談論,似乎有點學術,有點經濟,哪知紙上談兵,是沒有經驗。第一次初出茅廬,殺進大營,驀地山凹子里一聲號炮,向營從左面殺來,烏營從右面殺來,登時把一股人馬,沖成兩截。洪大全心底著慌,撥轉馬頭,正欲尋覓生路,不料來了一位白袍將官,生得高眉朗目,年紀在三十開外,手端一桿爛銀槍,催動坐騎,斜刺里飛舞而來。洪大全措手不及,方掄起長刀,早被那穿白袍的一手格開,一手揪住衣領,說著:“下來!”一個筋頭,早跌落馬下;那些人馬,見大全被擒,胡哨一聲,正待劫搶,穿白袍的把手一揮,一陣排槍,已打得西歪東倒。

        不談這里把洪大全活捉進營,單講蕭朝貴、馮云山趕著膠來,見是前敵失利,不免催動人馬,混殺一陣,兩下收軍。洪營里失去軍師洪大全,自然飛報天王那里,大起傾國之兵。這里穿白袍的,我要表一表他個姓名。原來此人姓全,名玉貴,是貴州鎮遠人,實缺總兵,為烏蘭泰部下一員大將。講這烏營原有兩員大將,一叫田學韜,一即全玉貴。玉貴臨陣,好穿白袍,武藝絕大,營里稱他作薛仁貴。今日唐朝個薛仁貴,竟活捉三國個諸葛亮!你道奇是不奇。閑話少敘。全玉貴把洪大全捆至烏營,烏都統好生歡喜。今日初次開仗,居然捉住太平軍一個要人,細問口供,才知大全是天王駕下一位神機軍師,新封做天德王。當時不敢怠慢,瞞著向提臺,派了一支軍隊,嚴密押解到賽尚阿的大營,又由賽中堂加派差官,一路解進北京。

        這一回事,要算旗開得勝,馬到成功。大全抱了一肚子臥龍經濟,記得在京臨刑的時候,還念著司空表圣兩句詩,說是“漢兒盡作胡兒語,爭向城頭罵漢人。”又在沿路口占《西江月》一闋,倒也悲壯。詞曰:寄身虎口運籌工,恨賊徒不識英雄。漫將金鎖綰飛鴻,幾時生羽翼,萬里御長風。一事無成人漸老,壯懷待要問天公。

        六韜三略總成空,哥哥行不得,淚灑杜鵑紅。

        一駕軍師,如此結果,真是來得快,去得快。不談洪大全在京丟了性命,也不講向榮因烏蘭泰瞞著自己,妒忌姓烏的爭了頭功。單提天王洪秀全,得著大全被捉的兇耗,知道一定丟命,當招集東王、北王、翼王、堵王,從長計議。當由石達開首先發言說:“軍營里去了軍師,是失了謀主。我個意見,是請天王加封東王為左軍師,南王為右軍師,兩位足智多謀,實出天德王之上。”當下天王連連點頭說:“不錯!”于是當殿先封楊秀清做左軍師,又下一首敕文至前敵,封馮云山做右軍師,刻日齊集隊伍。這一次非同小可,留下堵王黃文金,在鵬化山看守后方,其余紅布扎頭的人眾,足有二三十萬,一路浩浩蕩蕩的殺奔永安州。

        諸位想想,憑是向提督、烏都統是兩籌好漢,有些戰略,已屬不能抵敵,何況兩個又有暗潮?就因為捉住洪大全,那烏蘭泰不給信向榮,向榮便扎定營盤,同那周天爵去聯絡聲勢。

        話是這樣講,烏蘭泰因仗著田學韜、全玉貴兩員猛將,不把敵人放在眼里,乘著前日勝仗之后,他便帶領全隊,攻打莫家村。

        依蕭朝貴要出陣拼了死活,轉是馮云山說:“我可依他的計劃,做我們的作用,只須如此,便可殺得他片甲不回!”朝貴聽著,說:“妙呀!”不講這里預設埋伏,早有準備,單講烏蘭泰進攻莫家村,已是一座空營,忙說:“敵人膽子嚇破了,瞧著我來,已是屁滾尿流的跑了。”全玉貴說:“怕他有什么鬼計,我們還須照會向營,叫做個后援。”烏蘭泰急得跳腳說:“不必!兵貴神速,就此拔隊。”全玉貴不好阻攔,當下大號一吹,殺將前去。這里總是些山路,轉過幾折危坡,穿過幾重高嶺,不知到了什么地方。天已昏黑,遠遠透出一派燈光,烏蘭泰此時有進無退,招呼兵隊殺上前去。偏生敵人作怪,奔那有燈的去處,一時燈又息了,此亮彼息,此息彼亮,不知不覺,包圍在一座山谷里,然后四面伏兵齊起。烏都統見事不妙,想殺出一條血路,由田學韜在前,自己居中,全玉貴斷后。一聲吶喊,橫沖直撞,當著者死,避著者生,殺到天亮,田學韜可憐是中槍斃命,全玉貴不知何往,部下的兵士,死亡不計其數。這時蕭朝貴、馮云山合并前來,烏蘭泰個坐騎又受了槍傷,嘆聲“事已如此,不死何待!”當下便拔劍自刎。無巧不巧,楊秀清的大隊也到了。姓馮的姓蕭的割了烏公首級,向東王報功。東王更不怠慢,領著馮云山、蕭朝貴殺回原路,直奔莫家村。可巧轉了幾個山坡,坡下有座石橋,橋上有位穿白袍的,生得一表人才,橫槍坐騎,喊說:“身是貴州全玉貴也,誰敢前來決一死戰!”這時楊秀清非常詫異,姓馮姓蕭的亦打聽出前回活捉洪大全就是此人。此人單人獨騎,立馬橫槍,怕的總有埋伏,一聲“兄弟們退后!”登時軍如潮涌,退去三五里遠近。好個全玉貴,紆徐不迫的,趕過莫家村,投入向營去了,從此向榮部下,添了這位戰將,很得些臂助。但目前一場敗仗,烏營一塌糊涂,向營便不能孤守,只得連夜退兵。他這里退兵,那里楊秀清便請天王駐扎永安,自己和馮云山、蕭朝貴趁這大勝的鋒利,席卷而來。俗說,兵來將擋,一路沒人抵擋,簡直逢州過州,逢縣過縣,打破衡山,前圍長沙。這長沙是湖南省城,督師大臣賽尚阿駐兵在此。此時賽公手慌腳亂,早雪片似的文書告急到京。咸豐帝因他調度乖方,累次失機,恐誤大局,急調兩廣總督徐廣縉趕來接替。諸位,這徐廣縉有何才具?太平軍不到廣東,不過因石達開一篇計劃,朝廷誤會,以為他是軍中小范,北門黔夫,其實穿衣的架子,吃飯的口袋。當時如破格竟用曾國藩,倒還有點把握,無如計不及此,調用這個庸才,那能不破敗決裂嗎?然而這個當兒,還幸虧有個湖南巡撫張亮基,還幸虧姓張的找出個在籍練兵的紳士江忠源。這忠源同太平軍打了幾次狠狠的惡仗,居然八路埋伏,把個右軍師南王馮云山,拿大炮轟了,西王蕭朝貴,亦在長沙陣亡。前回書中不講過的嗎?洪秀全起兵,姓蕭的姓馮的要趕打前敵,說是碰著炮子,我倆頭滾掉了,都是快活的。有志意成,這長沙一仗,算是他倆快活的,還他倆心愿罷了。

        那徐廣縉得了這場戰利,這個機會,起先是觀望不前,既而星夜兼程到得長沙,把炮轟馮云山、蕭朝貴的戰功做了一本奏折,都說是江忠源授了他的方略,故能取勝。朝廷是傳旨嘉獎,什么黃馬褂呀,雙眼花翎呀,佩件荷包呀,足足賞了一大套。可憐江忠源心血用盡,不過賞給個按察使虛銜。這時太平天國的兵,稍稍退出境外,徐廣縉虛張聲勢,用個紅旗報捷。

        唉!他在兩廣總督任上,是以嚴酷激成禍亂;他在督兵大臣任上,又以奸巧攫取戰功,天下僥幸的機遇,可一不可再。須知西王死了,還有東王,南王死了,還有北王,天德王死了,還有天王而況大名鼎鼎個石達開、黃文金和那一班主將,通同沒走著洪運。說到就到,不上半年,在湖南退去的太平軍,又殺轉回來。這一次非同小可,所過的地方,不論城市村鎮,不論男女老少,總收在太平軍內,男的給他三尺紅布,扎起頭來,在前沖打頭敵,女的編入女館。

        殺到長沙,其時張亮基已升任兩湖總督,他便改駐湖北。

        徐廣縉知事不妙,大營退岳州。可憐一個江忠源,抱著一股忠勇之氣,率領三五千個鄉團,拼命在長沙死戰。雖說是以一抵十,以十抵百,無奈殺得一層,又是一層,忠源望救不至,只好敗退下去。太平軍得了長沙,遂趕過洞庭湖,浩浩蕩蕩的就殺奔岳州。此時徐廣縉哪里是個欽差督兵大臣,仿佛東逃西竄如小鬼一般,太平軍破岳州,姓徐的已不知下落。聽講后來清廷拿問,他已削發為僧,不知躲到哪處處佛寺去了。

        太平軍得了岳州,依著天王,便要暫且休息。軍師楊秀清說:“我們現在船行順風,索性打破武昌漢陽,據了天下的中腹。”翼王石達開說:“東王高見,先得我心。”當下更不停留,浩浩蕩蕩的殺奔武昌。總督張亮基,畢竟是個書生,就把兵符印信交給湖北巡撫常太淳。那姓常的更不推諉,分兵兩支,一支駐扎省城,一支駐扎漢陽,張亮基便屯兵夏口,取個犄角之勢。布置才定,哪知石達開抄出漢陽背后,已奪取堅城,楊秀甭、韋昌輝分做左右翼,包打武昌。諸位,要曉得綠營兵本不能倚靠,才接戰線,早棄械丟槍的嚇得退走。楊、韋兩個掩殺過來,把武昌城圍得水泄不通。救兵不至,糧餉全無,可憐常大淳仰藥自盡,早做個為國捐軀的人物。這個當兒,太平軍得了武昌,有個名字叫做錢江的人,謁見天王,勸他趁這席卷的威勢,殺入北京,逼走咸豐帝,便可穩定中原,一統天下。

        翼王石達開雖極力贊成,但東王不答應,北王韋昌輝更是不同意,所以錢江的話還沒說完,昌輝早嚷說:“狗才!你是哪里來的漢奸,還不替我滾了!”天王意尚活動,東王說:“我個主見,先在南京定都,待根盤穩固,然后北取北京。”天王連連點頭說:“王兄所見極是。”錢江尚欲發言,天王一抬手說:“把這忘八叉了!”

        不提錢江被叉了出去,單講諸天王計劃已定,由長江東流而下,帆船蔽天,沿江州縣,無不望風驚潰。一日兵過田家鎮,此處江面極狹,取徑不過半里,忽然有兩道鐵索攔江,太平軍知是有異,正待設法沖打,猛的南岸一聲炮響,殺出一支官兵,這統帶官兵的不是別個,就是兩湖總督張亮基。原來姓張的因武昌失守,大淳殉難,如不出來同太平軍惡戰一場,那臨陣脫逃,失守城池個罪名,卻擔當不起。想了又想,只得由夏口拔隊,設伏此處,用那鐵鎖橫江的老套子,在這里廝殺一場。殺是殺不過人,還虧有這一出,后來交部議處,便得減輕罪名。

        閑話不談,我要講洪營得了這重障礙,不無獅子搏球,用盡全力,一方面陸路抵敵,一方面用著火爐子,帶些鐵匠,把鐵索燒熔,用錘敲斷。太平軍帆船渡過田家鎮的夾江,那張亮基也就無能為力,從此收兵了。姓張的收兵,太平軍一路趕到江西。

        當下石達開對著天王說:“這南昌也是沿江要沖,臣愿獨領天兵,規取江西全省。”諸位,要曉得石達開是個識時務的豪杰,他因錢江個計策不用,知道楊秀清已蓄有陰謀,與其混在一堆,脫不了個干系,不如獨當一面,在江西占個地盤。從他到了江西,橫沖直撞,那個鐵公雞鼎鼎大名,便如雷貫耳,此是后話。

        單講楊秀清聽說石達開要去攻打南昌,覺得將來自家進行,已去了一重障礙,于是在天王面前把大拇指一豎說:“石兄弟是條好漢,此去必然得志。”天王不好阻攔,只好撥了五萬人馬,由他領去。達開去后,這里太平軍按點兵隊,已有三四十萬人數,先行攻打九江,然后攻打安慶。此時長江一帶空虛,敵兵勢如破竹,官僚們稍有良心,畏避國法的無不為清朝盡忠,一般滑頭碼子,棄印的棄印,丟官的丟官。這個風聲傳到南京,可憐那兩江總督叫做陸建瀛,是個翰林底子,八股的毒氣中得很深,哪有一些韜略?當時有位幕府先生叫做單宗言,對建瀛說:“我們南京的門戶,全靠著長江天險,東路是焦山炮臺,西路是天門山的炮臺,敵兵從西路來,飛逃不過那天門山。天門山又叫東西梁山,夾江對峙,制軍如把省城重兵調扎在東西山頭,任他千軍萬馬,也不能直下。”

        建瀛慌著說:“我這里重兵移調,又拿什么守城?”宗言爭論萬分,無奈姓陸的只是不聽,急得哭到后面。有兩位姨太太,一叫花含煙,一叫柳映玉,生得千嬌百媚,牽著陸公的衣袖,哭過不了。陸公是兒女情長英雄氣短,日夜的抱擁著兩位姣姬,哪知軍報迅疾,太平軍早過了采石,直撲南京,陸建瀛手足無措,立調全營軍隊,排站城垛。諸位,這南京是前明個都城,周圍五六十里,一個兵丁站一個城垛,已是支配不來,而況省城個險要,不在城墻。太平軍到來,早搶占雨花臺,紫金山,以高趨下,一片紅簇簇的潮涌卷來,哪里抵敵得住?省城破了,陸建瀛尋一個死,那兩位姨太太,據說為太平軍所擄,先行編入女館。這春淮妓女個紅鶯,艷幟高張,當時逃避不及,亦擄在女館安插。

        諸話不講,我這一大篇的事實,敘那太平軍由廣西至湖南既退復來,又取了湖北,占了江西,破了安徽,盤踞這南京省,莽莽中原,割裂過半,洶洶寇焰,幾遍神州。這里天國若何布置,若何規劃,許多光怪陸離的事業,離奇變幻的風云,這一部繁雜戰史,千頭萬緒,非一時可以敘盡。但這半空的霹靂,平地的狂瀾,一個清朝政府,如何招架得住?原來咸豐帝起初以為小丑跳梁,總料定他不能干得大事,所以在元年還特開恩榜,粉飾太平,在二年還照例選妃,多納嬌寵。那恩榜的效用,不過得些舉人、進士、狀元、榜眼、探花,比如玩弄盆景,又添幾多奇花雜卉,不足為異。至于選妃的玩意兒,卻有一種極大的關系。因咸豐帝元配皇后,是冊立的穆揚阿個長女,不幸早早崩逝,這后位不能虛懸,故乘著選妃當兒,要在這班旗女中揀那德容言工俱備的,冊立她位正中宮。當時簡在帝心的卻有兩人,一系鈕鈷祿氏,一系那拉氏。這那拉氏即我前書中敘述明白,承恩公惠征個愛女叫做蘭兒。論蘭兒個姿色,仿佛漢宮飛燕,依稀唐殿玉環,較花添媚,比玉增溫,百看百中。咸豐帝既是品鑒專家,還有不稱心滿意的道理嗎?但是端莊中雜有流利,剛健中含有婀娜,這流利婀娜,是輕佻兩字代名詞。

        咸豐帝因有這種推敲,所以反把那拉氏做個備卷,那考取中式的,倒瞧準鈕鈷祿氏,不消說得,當時冊立鈕鈷祿氏,是為孝貞皇后。一本備卷亦不時翻閱,其余選入的旗女,又是備卷中的備卷。總之國家多事,內面的歡娛,不敵外來的憂患,什么湖南失守,湖北失守,江西、安徽失守,最后南京失守,一兩年中鬧得揭地掀天,不成日月。軍機大臣文瑞、倭仁,日日是抓耳撓腮,曾國藩又在江西主考任上丁了母憂,咸豐帝焦急萬分,因大學士賽尚阿統兵失機,嚴旨革職,把升任尚書白俊做武英殿大學士。這白俊遇事敢言,當勸咸豐帝起用曾國藩,叫他以侍郎在籍練兵。后來規復中原,削平大憝,全得力于湘軍、淮軍。有湘軍才有淮軍,諸位看到后面,便曉得這曾國藩,是個再造河山、光復土宇的能手,然而這個當兒,那黃鐘大呂,還沒發出聲音,干將莫邪,尚在含蓄光彩。太平天國的勢力范圍,一日的膨脹一日,一日的增加一日,咸豐帝急得沒法,暗想天下事要逆來順受,忍辱負重,比如江山完好,固然要即時行樂,歌詠升平,即使江山破裂,那陳后主玉樹綺春,盡招狎客,隋煬帝龍舟畫舫,不廢迷樓。俗語說得是,郭雀兒做皇帝,要快活,方算是個通達。想來想去,忽然想起兩個人來,你道是誰?就是那宮燈肅順、鐵帽子王端華。一晌因為日理萬機,正經辦事,把這兩位拋撇在九霄云外,現在悶到極處,不妨招呼兩個渾蛋,前來醒脾。一念之動,就叫過小小太監安得海。

        這姓安的年紀才十五歲,生得清眉秀目,面如敷粉,生性機靈,善窺人意。咸豐帝寵愛著他,派他在御前服侍。究竟承受過龍津幾次?接近過御沫幾回?在下尚不知道。閑話休絮,當下領了咸豐帝個旨意,忙著出宮,趕到鄭親王府里,一腳闖進書房。

        原來這條路徑,是安得海小時跑慣的。姓安的能會作怪,得到書房,不即進去,隔著玻璃亮窗,瞧見宮燈肅順,也在鐵帽子王這里,一家擁抱著一個窯姐,坐到大腿上,拉著四弦子,一遞一句哼那皮簧,好不有味。正在高興,猛地安得海咳嗽一聲,嚷說:“皇上有旨,傳你倆趕快進宮。”端華、肅順一嚇,一個骨都都屁滾出來,一個嘩拉拉尿滴下去。未知后事,且聽下文。

      默認

      默認 特大

     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     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    手機版

      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      目錄
      • 背景

      • 字體

      • 寬度

      夜間

      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      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  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閩ICP備17002340號-1

      書頁目錄
      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  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的av不用播放器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