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"lbykx"></span>
    2. <ruby id="lbykx"></ruby>
      關閉

      正文

      第二回 清河縣將錯送程儀 鄭親王無端逢國色

      更新時間:2016/07/03

       卻說承恩公所乘的坐船,趁著斜風潑雨,一路趕到清江浦,已是十月初旬。天光放晴,只是冷得異常,就在大閘口住了。

        管家杜福,上前回了一聲:“現在打聽漕運總督靳大人新經交卸,暫由河臺張云樵兼署。這姓張的是個捐班出身,為人很為油滑,爺是今天去拜會,還是……?”承恩公嘆了一口氣,把自己身子望望,這兩件單薄衣衫,很不漂亮,又取過鏡子一瞧,照見面色憔悴,油里帶灰,那一副失時落殼的尊容,幾乎自家認不得自家,忙指著兒子桂祥說:“你也該替一替手,出去官場逛逛。”桂祥撇著一張嘴,操著一雙手說:“只要爹給我一套新鮮衣褂,讓我裝潢起來,叫我到天上,我都是去的。”承恩公向不動怒,這時窮極氣生,不免抬起一只破靴子,照準桂二爺大腿就是一腳。桂祥受了這種委屈,就傻腔傻氣的怪叫起來。承恩公方欲舉拳,轉是蘭兒眼法手快,伸出那雪白的嫩手,將父親抱住說:“爸爸,不用著急,官場戲場,哥子年輕,禮節恐有不到。不妨事,女兒耳朵上還有一副金墜,嵌著兩粒大珠,摘下來就叫杜福到鋪子里變換些錢文,揀那合身的袍褂,替爺買他一套。今天遲了,明天預備預備,坐頂轎子,就向姓張的那里拜會。”這幾句知心貼意的話,又平和,又軟媚,把一位承恩公說得點氣全無。

        一宵易過,到了次日,即依照蘭兒辦法。論這耳墜上兩粒明珠,有豌豆般大小,估值價格,倒還不俗,無如明珠投暗,遇非其時,胡亂的換了百十串錢,買一套珠羔袍褂,什么翎頂冠靴,也是要購辦的。一時預備齊全,寫了個大字名帖,雇了轎夫,租了一頂官轎,承恩公端坐里面,官場的架子是有的。

        趕到河臺衙門,照例開中門請見,花廳上會過面。那姓張的油腔滑調,瞧這卸任的都統,何曾放在眼底!說幾句局面清苦,虧墊累累,那借貸的話頭,已綹綹到梢的剪斷。不一會茶碗一端,廳下招呼送客,承恩公只好趔趄著腳步子轉回,姓張的送到堂口,彼此一躬。這里承恩公上了官轎,打發杜福在普通各衙門送個名片,如此入廟燒香,不坐正面的神道,也要拜他一拜,靈驗不靈驗,只且不管。

        單講承恩公回到坐船,婆子佟佳氏和著兒女迎接入艙,開發了轎夫,胡亂吃些茶飯,眼巴巴守候各官回拜。哪知官場習慣,勢利非常,要是實缺現任,沒有不巴結恭維,一經拜會,趕著鑼慌慌地回拜,今日上頓,明日下頓,接差辦差,鬧個不歇不然。如今你去拜他,他拿著身分,也不回來候,即如這里河臺張元樵,論起彼此官階,還夠得著,行客既拜坐客,沒有坐客不回拜行客。無如他一眼覷破這承恩公惠征是前來打抽豐的,這種卸任的官僚,盡可不睬。打發個差官,拿了一張名帖過來,說是敝上感冒風寒,不能拜客,慢騰騰的在身邊掏出個大紅封套,粘個紅簽子,正中寫“贐儀”兩個大字,旁注“拾陸元”三個小字。承恩公瞧了,身上好似澆了一瓢冷水,非常難受,伸出手來搖了幾搖說:“不勞貴上破費。”差官轉身要走,承恩公發出脾味嚷說:“門縫子瞧人,太看我不起!”忙把個裝錢封套摔了。差官見這光景似嫌少,干笑了一聲,在艙板上拾起,也就揚長去了。這個當兒,岸上忽然鑼聲荒荒價響,接著清道飛虎旗子招搖,四個紅黑高帽子,一頂錫頂藍呢的官轎。馬上長隨,戴著紅纓暖帽,早躥下坐騎,跑至坐船跟前,跳板搭得現成的,走上來說:“是我們清河縣吳棠吳大老爺稟見。”杜福站在船頭上,不敢怠慢,就將手本遞進官艙。承恩公瞧了一瞧,忙說聲“請”,杜福高著嗓子喊叫:“請呀……。”

        那吳棠走下轎來,早有長隨家人扶著上船,一進官艙,趕先請安叩頭,承恩公還禮不迭。杜福送過茶來,彼此坐下。吳棠瞧著承恩公面部雖帶有幾分晦氣,然頦下豐滿,將來倒有點后福;承恩公瞧著吳棠年紀在三十開外,生得高眉秀目,一表非凡,倒是個封疆氣概,比著那河臺張云樵,自然雅俗不同。原來這吳棠原籍安徽,是個乙榜挑用知縣,為人精明干練有才。

        他此來是專程拜謁他鄉榜房師,順便回謁承恩公。因承恩公坐船在前,那房師坐船在后,先疏后親,便是這個道理。在船艙里談了幾句客套,說了一會官場,承恩公也就端起茶碗,姓吳的起身告辭,趕過別船去了。吳棠走后,蘭兒早由后艙出來說:“清河縣倒還有點禮數,爸爸何不同了道些苦衷?”承恩公笑說:“世態炎涼,官場兒戲,一個闊綽的河臺,局面很大,出手不過爾爾。他是一個窮知縣,這清河縣缺著名沖繁疲難,任他脹破眼睛珠子,也不過比照河臺加給一倍罷咧。咱們是免開尊口,有面子就算了。”蘭兒也就笑了一笑。

        一宵易過。次日因幫靠的幾只大船開去,船身不無晃動,當由水手稟明情節,便將這坐船向北稍移。這一移動不打緊,可巧搭跳板的所在,就是吳棠個房師住船所在。那吳棠的房師,也是個調任的知縣,因在安徽虧空,指省江蘇,吳棠深知他手頭拮據,當日有那薦卷出房的感情,特地打發個親隨,封送了二百兩程儀。偏偏事有湊巧,張冠李戴,捉癡補乖,來的親隨叫做吳敏,昨日跟隨本官明明走的這個道兒,所以也不狐疑,一腳跨上跳板,到得船頭遇見杜福,就冒冒失失地將二百兩一個銀封雙手捧上說:“是敝上替這里請安,一點菲敬,求這里賞收。”杜福接了,哪敢怠慢,將銀封遞到主人跟前,說是清河縣吳棠送來的。諸位,要曉得承恩公一路啼饑號寒,何曾有個人雪中送炭。咦?這炷財香,是從哪里碰來的?銀子是白的,眼珠是黑的。這一會承恩公好像在第一舞臺,演唱那花子拾金,心癢難抓不知如何是好,忙招呼后艙:“蘭兒!替咱們扔十串錢來!”不消說得,蘭兒取出錢來,由桂祥寫個收條,加蓋名章,遞給杜福,復由杜福遞給吳敏。吳敏接過瞧著收數不錯,下銜繞了個草字,又有方朱紅圖章,是隸是篆,他如何辨得清楚?倒是賞號十串錢,很為累贅,也不能說是不要,只好在岸招呼個小伙,替他夯了,急急忙忙趕回那清河縣的衙門。適值吳棠坐堂審案,一起一起的案子問了,已是上燈的時候。接著晚飯過了,然后踱至簽押房,瞧見這張承恩公的收條,連連跺腳說:“錯了錯了!”忙招呼吳敏過來,嚷說:“你這忘八羔子!你的一顆心放在哪里?你的兩只驢眼又藏在哪里?幸虧你昨天還跟著我去過一趟,如何你今天把銀子送錯了?”吳敏怔一怔說:“家人還是走的那條路,還是認定那號坐船,照著老爺吩咐,不曾送錯。”吳棠急得伸過手來,給吳敏兩計大大個耳光子。吳敏被打的白頭塞眼,真個無處叫屈。吳棠回轉身將一張承恩公的收條,擲給他看,說:“你瞧你瞧!你還強嘴!”

        吳敏哈著腰說:“家人前去把銀封索回,怕那只船飛到天上去嗎?”吳棠當下冷笑了一聲,又沉吟了一會,應該他福至心靈,將錯就錯,要在這二百銀子上起家發福。嘆口氣說:“事已如此,你倒不必去蛇足。你悄悄的替我打聽,那調任青浦縣為何開船,為何前任個廣州都統移住在那里。”吳敏是了這個口氣,不敢怠慢,不一會工夫,早探明情節,回說:“青浦縣因趕到任的日期,不及辭行,先后一腳,青浦縣的官船去了,那個廣州都統就移駐他個泊船所在。”吳棠笑說:“這卻有個鬼使神差,但是你這忘八,干事糊涂,我這里用你不著!”可憐那個吳敏,卷起行李,只好滾蛋,閑言不表。

        單講承恩公得了吳棠這二百雪花紋銀,如何感激涕零,暗想漢族中何嘗沒個好人,咱們跌在深坑里,居然得他搭救一把!

        快呼:“蘭兒蘭兒,你將來到了好處,有了勢力,這個吳棠,是要牢記在心,不可不報答他的好處。”蘭兒笑說:“女兒只要有點天日之光,那都在意。昨天瞧這吳棠,言論風采,著實得過,將來這個漕運總督,怕不是他替任嗎?”承恩公聽了,咧著嘴,支著胡子,拍著手掌笑說:“他的官運,就瞧你的造化。咱們是一樹果子望你紅呢!罷罷!你的媽生你的時候,夢見個大大月亮入懷。咱記得世宗憲皇帝,高宗純皇帝,臨生的當兒,皆得這個兆頭。只可惜你不是個男兒,倘若是個男兒,一定要龍飛九五,位正中朝!”承恩公信口開河,那桂祥也就傻聲傻氣說:“這倒不拘,那唐朝個金輪則天皇帝,不是一個女人家嗎?”父子講得手舞跳蹈,不提防佟佳氏走出來,啐了一口香沫說:“你倆敢是瘋了,這些有天沒日頭的話,就可以高聲朗氣的講嗎?”家人杜福插言說:“好歹這艙子里沒有外人。”這時蓉兒站在旁邊,便伸出小手兒指說:“你不是外人嗎?那跟來的使女,弄船的水手,不都是些外人嗎?”蘭兒笑說:“咱們不管外人不外人,已經得了川資,應該趕緊回京,此處不必耽擱。”承恩公這才打點主意,招呼船戶算清帳目,換去銀子,又添置些衣服零星,次日渡過黃河,舍舟登陸。原來道光末年,黃河還未北徙,南路的人要進京,必先從這里渡河,然后在王家營車站去雇騾車,一路北上。當時承恩公因經濟限制,除夫妻兒女五口,連杜福及男女仆役,共總不過十人,雇好三掛騾車。承恩公攜著蓉兒,佟佳氏攜著蘭兒,各坐一車;桂二爺另坐一車;其余跟隨仆役,分配在車沿子掛了。一路曉行夜宿,按著大小站走,不上一月,已趕到京城。

        原來承恩公惠征個住宅,本在府學胡同,家里屋子,前到后五進,另有花廳院落,是很寬綽的。大房兄嫂,早已去世,大侄椿祥,亦不幸早故。侄媳覺羅宗室之女,生下兩個兒子,一名榮福,表字伯海,今年十五歲,卻有些傻氣;一名榮祿,表字仲華,今十三歲,廣額豐頤,眉清目秀,賦性聰敏,智識早開,也是我這部小說中一位重要人物。諸位看到后起章回,便知道清運告終,與這人有絕大關系。福者禍之門,禍者福之倚,沒有金輪則天當國,顯不出武三思的氣焰;沒有慈禧垂簾,瞧不出榮仲華個手段。這榮祿從師讀書,記性很好,下筆為文,二三百字短篇小論,中間沒個攔路虎,偷工夫也會哼兩句西皮二簧,那絲弦家伙,拉得圓熟。他母親常管束他,他說:“現今官場,也仿佛唱戲,能唱好這小戲,方能演做那大戲。什么掀天揭地倒海翻江的節目,孩兒很明白,很透漏的。母親不信,瞧我到大來扮個正面須生,演一兩幕出色驚人的戲文,唱給大家看看。”覺羅氏知道他言有寓意,吐屬不凡,便不去管他。

        本年六月間,這榮祿打聽著叔祖惠征因病懇請開缺,不多時,又哄傳廣西桂平縣金田村洪楊起事,鬧得兩廣地方鶴唳風聲。

        榮祿對著他母親說:“這樣兵荒撩亂,不知咱們叔祖可曾脫離廣東?如果動身,再帶些累贅箱櫳,難保不遇著匪人。”覺羅氏嘆說:“咱也這么想,但愿天賜平安,我叔祖多少帶點宦囊,家里才可敷衍。”榮祿笑了一笑。

        光陰易過,不覺秋去冬來。這個當兒,已是十一月初旬,北京氣候寒冷,大家已著大毛衣服。覺羅氏用過午飯,大兒子榮福,二兒子榮祿,就著宮熏靠火。忽聽門前嘈雜,接著管家容壽引著杜福,匆匆進來說:“爺子們已經到家了。”覺羅氏領著榮福、榮福,才出前廳,承恩公夫婦攜著蘭兒蓉兒,已迎面走進。不消說得,侄媳對于叔嬸,侄孫對于叔祖父母,自然是屈膝請安。這里正在家庭行禮,猛然個桂二爺傻聲傻氣的,從外面一疊連呵……,嚷著進來,說:“好冷呀……!”別個尚未開言,轉是傻頭傻腦的榮福說:“二叔窮得袍子當掉了,這種大冷天,虧你失時落殼的,穿這件棉袍子。”桂祥聽了這話,忙伸出兩只手來,要替侄兒榮福剝脫皮衣,榮福扭股兒的不肯,兩個傻貨,弄在一起。諸位,要曉得承恩公一家子從暑天離的廣東,其時穿扎些拷綢單絹,黃村遇劫,大小箱櫳損失,沿路由單換來,由夾換棉,財力已是不濟,困到清江,當下得著吳棠二百兩銀子,除吃凈用,老兩口買了兩件光板無毛的皮衣,就是至嬌至貴的蘭兒,也不過穿件元青的絮襖,何況蓉兒、桂祥,自然是老布的棉衣,哪里有什么毛片。桂二爺受凍萬分,委屈萬分,瞧瞧嫂嫂兩個侄兒,穿的皮衣,方且一肚子不悅意,經不起榮福再說這句嘔心話,哪得不發些傻氣,爛木頭滾做一堆。當下承恩公看不過,連忙呼叱,就老大的給他兒子一記耳光子,這叫做殺雞嚇猴。登時男男女女大大小小靜貼無聲,一面收拾房間,一面安放什物。覺羅氏就叫廚下擄掇些飯菜,大家胡亂吃了,又在箱櫳里找出幾件粗毛細毛皮衣,給承恩公夫妻兒女換了,這才暖屋生春,彼此談些家常,講些經過事實。蘭兒與榮祿氣味很投,談到文墨,都是會家;講到絲弦皮簧,總算得按腔合拍。這樣祥和榮福,也是天生配對,一見面互相糾扭,到后來談得入港,叔侄倒還投機。俗說:方以類聚,物以群分。此后蹤跡,蘭兒同榮祿姑侄是一氣,桂祥同榮福又是一氣。

        光陰易過,不覺臘盡春來。北京城里一座香廠,平時已就熱鬧得很,到得新年,尤其五光十色,百貨駢集,什么茶坊酒肆,舞榭歌臺,無奇不有,無美不備。一到新年,住京的人家,男的女的,老的幼的,無不趁這熱鬧,出些風頭。那一班遺翠的佳人,墜鞭的公子,都在這香廠演些活劇,做些勾當。上海有個張園,蘇州個留園,還沒有這種繁華富麗。記得當年有座酒樓,名叫“上林春”,這樓上下三層,真個畫棟飛云,珠簾卷雨,評論起來,要算是據一篇之勝。這日天氣晴明,蘭兒梳好寶髻,插上一枝鮮紅透艷的茶花,身穿二藍時花綢的鼠襖,加著元色出風的白狐背心,頸項還裹著絨織圍巾。一副嬌容,真個翠黛朱顏,難寫難畫,說是王嬙出世,又疑西施再生。旁邊站個榮祿,亦復面龐俊俏。知道的,說是那拉氏姑侄出游,不知道的,還疑惑是姊弟同行,或別有情節,后跟管家杜福。

        三個人在這偌大香廠,箍個大大的圈子,然后踱進“上林春”,扶著樓梯,一層一層地上去。依著杜福的意思,就要在中層揀個座頭,榮祿說:“那可不行。”不由的催著蘭兒,一層一層又步上樓梯。原來最上層布置格外整齊,妝點極為華貴,在京城里沒有頭等的身分,也不敢上去。為著什么?因為上面座頭,都是王公大臣貝子貝勒包定的,旁人哪敢插足?蘭兒和榮祿才上得樓梯,早有一個豐頤大嗓方方的臉兒,準準的鼻兒,咧著張嘴,一雙色眼,瞧著他倆說:“你們來了嗎?抬起身來,似乎熟識得很。”蘭兒怔了一怔,意欲回避。那位又開口說:“咱們自家人,裝什么喬!”榮祿倒還機靈,上前行個旗禮,腿子略彎一彎,說:“爺是……,”那位說:“咱就叫做端華,你們是上三旗還是下五旗啊?”榮祿說:“咱們算是正黃旗那拉氏。不知親王坐在這里,失于回避。”原來八旗制度,以鑲黃正黃正白為上三旗。當初的編制,屬于帝系的,編入鑲黃旗;屬于后系的,編入正黃旗;屬于太子系的,編入正白旗。那端華是鄭親王嫡支嫡派,世襲罔替,算做鐵帽子王,自然在鑲黃旗部下,在京個鼎鼎大名,是人人知道的。榮祿既同端華見過禮,那蘭兒也就大大方方地上前請個安。端華這時渾身骨頭都酥軟了,忙笑嘻嘻的拉著她手說:“坐了……。”一迭連招呼堂倌泡茶。在座也有些生客,無非貝子貝勒,什么八分公呀,黃帶子呀,紅帶子呀。當下端華不管別的,只拿著一副餓鬼的色眼,上上下下的瞧看蘭兒。蘭兒是個聰明絕頂的人,豈有不懂這個中意味?彼此明湛湛的秋波,似乎打個照會。端華又湊著趣問些家世,知道承恩公賦閑無事,還說:“咱們都替他想法,謀個相當的烏布。”蘭兒也就稱謝不盡。端華又說:“你個青春幾何,吃了人家茶沒有?如沒吃茶,咱們替你扳個高親,給你吃茶。”說著,又笑嘻嘻的真個遞給茶碗過來。蘭兒其時將眼一瞟,頸項一扭,恰恰家人杜福站在跟前,說:“天色不早了,咱們出來游逛一大會子,怕的爺子要在家懸望了。”榮祿也就起身,扯著蘭兒衣袖,似乎要走。這時端華正在油嘴打花,非常著急,忙說:“停歇,……你倆且吃點兒點心去。”

        蘭兒笑說:“不勞費事。”故意的盯了一眼,就攜著榮祿轉身就走,家人杜福,自然是跟著下樓,一路回家不提。

        單講這端華失魂落智,一心惦念著蘭兒,癡呆了半會,暗想:“咱們總要打點個主意,引她入港。這妮子不是說她的父親賦閑無事嗎?我在一半日,先替她個父親運動個大大烏布,彼此就有了拉攏,能夠如此……就可如彼……。”自言自語地盤算一會,在座諸人,也不敢動問,略坐一坐,端二爺也就趕回王府去了。諸位,要曉得端華是位鐵帽親王,在京勢力很大,什么軍機的耆英啊,穆彰阿哪,當朝些權貴,誰同他沒有賄賂,沒有往來?”他同皇四子弈詝很為要好。那弈詝又是道光帝的愛子。諸位想想,莫說他替承恩公謀個烏布,就替承恩公運動個實缺要官,卻也不難。心中打定主張,次日午牌,便去會穆彰阿。穆中堂何敢怠慢,聽說端華來會,一迭連招呼“請……。”

        彼此在花廳會面,送過茶來,端華先笑問說:“現在有什么緊要差使?”穆中堂回說:“現在緊要事件,莫過兩廣的那個亂子,主子為著遣兵調將,都煩了病來了。”端華說:“那不過偶然感冒。”穆中堂搖著頭說:“不然……,主子病勢來得兇險,一得病便痰涌氣糊。據御醫王太一云稱,脈象沉悶,心苞受虧,萬一事有不測,如何是好。”端華也就皺著眉頭說:“這兩日瞧不見四阿哥,想是這個原故。”穆中堂冷笑說:“他個皇帝的位子,已占得穩穩的了;他個皇帝的架子已擺得大大的了。他做皇帝,哪里還瞧得起咱們!”端二爺曉得話頭不對,把替惠征運動的意思,也就剪斷了,心底沉吟一會:“我與其同他碰釘子,倒不如……”,忙說:“中堂既是憂國憂民,咱們有話,也不在今日講了。”穆彰阿也不下問,茶碗一端,彼此欠一欠身,送客出門。

        不講中堂退歸內宅,也不講鐵帽子王牽腸掛肚的惦念著蘭兒。卻說道光帝個病勢,一日沉重一日,四阿哥弈詝問長問短,頃刻不離。固然是孝養關乎天性,然而這皇帝的位兒,誰不覬覦?清朝個家法,是與別的朝代不同。別的朝代,是講究立嫡立長,皇帝在日,皇子要早正儲位的;清趄不然,皇帝愛中哪個,存放在心,到崩駕個辰光,然后才手詔發表,這其中大有魚龍變化。諸位不記得么?康熙帝原立十四子,臨咽氣的當兒,用朱筆在隆科多手掌心里,寫明召“十四子進內”。被雍正帝瞧見,當時做了戲法,就拿舌頭舔去“十”字,變做召“四子進內”。這種偷天換日的手段,瞞過一時,瞞不了后世。今日弈詝也慮到這層,所以打從道光帝有病,他便寸步不離左右。

        講這奕詝為人,倒也生得天骨開張,姿容俊邁,性情機警,喜怒不常,今年整二十歲。別的不打緊,單在這女色很為研究,遇著可意的女人,想什么天法,總要弄得到手。第一個同靴兄弟,要算鐵帽子親王端華,第二就輪到宮燈肅順。那肅順為何叫做“宮燈”?一者取其那個肅字的字形,像個宮燈的架子;二者取其牽馬帶路,四阿哥未到,他早在前面做幌子,什么妓館娼寮,瞧見那“宮燈”來,一定還有個主人翁在后。

        閑文少敘。道光帝是在三十一年個正月龍馭上賓,先下喜詔,后下哀詔,四阿哥奕詝名正言順地登了九五寶位。但這錦繡江山,已被太平天國占據了廣東廣西兩省,上回書中不表明姓洪的,姓楊的,姓蕭的,姓馮的,姓韋的,在那金田村起事嗎?其時是道光三十年的六月,距今隔了半個年頭。那太平軍的兇焰,益發轟轟烈烈,不可撲滅。那兩廣總督鄭祖琛,呼佛無靈,調兵不得,遣將不能,只有雪片文書,到京城里告急。

        起初穆彰阿還替他掩飾,說什么癬疥之疾,指日可平,小丑跳梁,無煩天討。這個當兒,新主登極,首先坐在偏殿召耆英、穆彰阿兩個軍機大臣入內。新皇帝是目光奕奕,較著平日做阿哥的態度,格外威嚴。諸位,要曉得專制時代個君主,尊若天神,嚴聲厲色。兩軍機跪在下面,早是奕詝問說:“現在兩廣的局面怎樣了?”耆英伏在地上,只是碰頭。穆彰阿還有點膽子,對說:“仗皇上的威福,邊帥必能效忠。”當下新皇帝用手把御案狠狠一拍說:“好個邊帥效忠!兩廣的事情,已被鄭祖琛念佛念完了。先皇上對于這事,很為焦心。你兩個糊涂東西,一味的顢頇,不能替國分憂。朕問著你這軍機大臣,所司何事?”穆彰阿、耆英無話可對,只是咕咚咚的在地面碰頭。

        新皇帝袖子一拂說:“趕快退出,候朕旨下!”不消說得,兩人立時叩恩,面無人色,一路踉蹌的退出宮門。到了第二天,內廷傳出旨意:軍機大臣穆彰阿、耆英,著即革職;在任兩廣總督鄭祖琛,恇怯無能,貽誤大局,著鎖拿來京,交刑部問罪。

        這個風聲一出,一班腐敗的官僚,沒有不人人膽戰,個個心驚。

        轉是些崢嶸頭角的人物,仿佛似蛟龍蟄起,狻猊睡醒,袞袞諸公,爭傳諫草,紛紛主帥,競握兵符。未知后事若何,閱后便見分曉。

      默認

      默認 特大

     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     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    手機版

      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      目錄
      • 背景

      • 字體

      • 寬度

      夜間

      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      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  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閩ICP備17002340號-1

      書頁目錄
      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  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的av不用播放器的